无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肉文小说h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11章 乐可小说h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一女嫁三夫完整版      更新:2021-09-26 12:03:45     

推荐阅读:长篇乱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家庭乱史伦(两个家庭同乐)(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 乱轮系小说合集(十分满分的甜) 欲望之门(继兄乡村乱伦) 余震by肉酱意面笔趣阁(淫乱一家亲) 人妻系列少妇(大良凰后母后乖乖让朕爱) 快穿肉文小说h(一女嫁三夫完整版)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下载(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 私欲(黛妃小说)

“不客气,你进去继续……”话还没说完,杨乐天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楞住了,只见夏冰全身湿漉漉的,短小的浴巾上面只盖住了乳头,以上的部分全暴露在外面,而下面就勉强遮住了私处,白腻的大腿根部完全展现在杨乐天的眼前,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他的小弟弟再一次的撑起了雨伞。

“主任,我……我进去啦。”夏冰明显感觉到杨乐天的变化,顿时羞红了脸,羞涩得说。

就在夏冰要进卫生间,路过杨乐天的身旁时,杨乐天再也忍不住了,伸手一探,勾住她的腰,将她搂在了怀里。

夏冰连忙挣脱着说:“不……要,主任,别这……这样,别……”

然而就这么一挣,夏冰把裹在自己身上的浴巾搞掉了,露出了光溜溜的身子,夏冰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捡起浴巾裹在身上,慌乱中却只围住了下身,而把胸部丢在了外面。夏冰的胸部真是美极了,一对乳峰像两只玉雕的梨子倒挂在雪白的肌肤上,每只玉梨的顶端镶嵌着一枚红豆大小的宝石。杨乐天的视线在那对宝石上一扫,宝石立即变成了魔石,一下把杨乐天击地神智恍惚,心灵震颤起来。

霎时,杨乐天的欲望如潮水般的袭遍全身,不顾她的哀求,再次将她抱住一起倒在了床上,将她压在身下,一边亲吻着她白净的颈项,一边上下其手在她动人的身体上四处巡梭。夏冰在他的挑逗下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开始娇喘吁吁,星眼朦胧,靓丽的脸颊满是如火的红晕。

杨乐天的欲望在体内熊熊燃烧着,两腿间那不安分的小弟弟如毒蛇般翘起,冲撞着夏冰丰满圆润的臀部,薄薄的睡袍在如此亲密的接触下完全不起作用,他的小弟弟可以感受到她臀部肌肤的温软弹力,她也一样可以感觉到杨乐天的小弟弟肆无忌惮的攻击,夏冰的身体像团软泥粘在杨乐天的身上,使他的欲望燃烧地更加强烈了。

杨乐天跪在夏冰的身侧,埋头在她胸间亲吻着她的乳头乳晕,两手自由的在她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上来回地抚摸,夏冰的身体像波浪般在他的爱抚下阵阵起伏,嘴里不时发出无意识的呻吟,杨乐天含着她粉色的乳头用舌尖舔弄着,手指划过她的小腹,拔开那旺盛的毛发,在她那温润火热的部位探索着,她的两腿紧张的合拢,夹住杨乐天的手指,但在杨乐天鍥而不舍的爱抚下,她的身体渐渐脱离意志的控制,岁着杨乐天的动作而若有若无的迎合,像花园里怒放着自己最瑰丽最美艳的花朵,吸引着采花的蜂蝶恋恋不舍。

夏冰的身子慢慢放松了,像条动人的美人鱼般在杨乐天的眼前展现出曼妙的身姿,两腿间那男人欲望的终点处也渐渐湿润,让他的手指能顺利的进入那小小的孔径,虽然只能进入一点点,但足以感受内里的温热腻滑。她的身体剧烈的起伏着,小嘴随着杨乐天的挑逗发出压抑不住的喘息。

看着夏冰如此迷人的娇态,杨乐天禁不住欲火焚身,难以自己,就在他挺起小弟弟,准备腾身压在夏冰的身上要进入的时候,杨乐天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欢唱了起来……

第十九章 烦事多多

悦耳的手机铃声顿时惊醒了正沉迷在肉欲中的他们,夏冰本已朦胧的双眼一下子睁大了,看见杨乐天正伏在她身上并感觉出他下面那坚硬的东西正顶在自己私处的边缘蠢蠢欲动,夏冰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她用力地合拢住修长的双腿,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杨乐天,然后迅速卷起被单裹在自己的身上,口中并说:“不要,主任,我们不能这样。”

此时,杨乐天那被欲望燃烧的头脑也逐渐清醒起来,他望着缩在床角的夏冰,心里满怀歉疚,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鲁莽了,于是轻轻的下了床,对夏冰说:“对不起!”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和手机走出了卧室。

电话是袁婷婷打来的。

“喂,婷婷,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啦?”袁婷婷在电话那头嗔怪。

“不是啊,我不是怕你急着找我有事嘛。”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你了。”袁婷婷幽幽得说。

听到袁婷婷这么深情的话语,杨乐天心中不由一阵感动,他连忙说:“宝贝,我也想你啊,等我这次回去了就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真的吗?嗯,等你回来我也不想再让你走了,分别的滋味真难受。”袁婷婷接着话峰一转道,“那你现在在哪里啊?宾馆吗?”

“是啊,我就在宾馆的房间里,也是办事处所在的地方。”

“那我可告诉你哦,晚上睡觉可要把门关紧,房中的电话也不许接,我可听说,那边做那事的小姐特别多,一晚上就专门敲单住男人的房间或打电话,你可不要碰那些鸡哦,要不然小心你回来我把你那玩意割了。”

听到袁婷婷故做这般恶狠狠得语气,杨乐天忍不住笑了,说:“你听谁说的?没那么夸张,你听我这里不是静悄悄的嘛,哪有什么人敲门啊?”

“嗯,没有就好,哎,有点不对啊,我听你说话怎么有点喘喘的啊?你在干什么呢?”

杨乐天一惊,他也觉察到自己说话有点喘喘的,他明白那是因为自己刚从欲望的旋涡中挣扎出来,但余波还未平息,说话时自然有点异样,可这该怎么向袁婷婷解释呢?脑子一转,计上心头,他压低声音,笑嘻嘻得说:“你想知道吗?”

“废话,快说!”

杨乐天故意停缓了一会说:“我正在打飞机呢。”说罢,还故意加大了喘息声。

“去!臭流氓。”袁婷婷在电话那头笑骂。

杨乐天叫屈道:“我怎么成臭流氓啦?这可是正常的生理需要,你又不在我身边,你不叫我这么解决难道真的要我去叫鸡啊?”

“好了好了,你有理,行了吧?赶紧休息吧,别再搞什么飞机坦克的啦。嘻嘻!”说完,袁婷婷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杨乐天也笑着说:“那好,你也早点休息吧,拜拜!”

放下手机,杨乐天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暗想:“其实袁婷婷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人不但长地漂亮,而且还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却没有一般有钱人家的那种大小姐脾气,有时还显出非常可爱的一面。按理说,有这么好的女孩爱着自己,自己应该说是心满意足,别无所求了。可为什么当有别的漂亮女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自己还把持不住,渴望与她们发生关系呢?像现在的夏冰,过去的云姐,还有好几个与自己有过一夜情的欢场女子。难道男人真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就这样,杨乐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在心里自我开解道:“只要我心里爱着的是袁婷婷就行啦。”

这时候,杨乐天发现夏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穿戴好衣服站在自己的身后,面对着这个刚才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的女孩,杨乐天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夏冰先开口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听你电话的,我只是想和你告个别,可见你在打电话,就不敢出声了,怕引起你女朋友的误会。”

杨乐天不禁为她的体贴而心怀感激,他歉疚得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你不会怪我吧。”

夏冰想起刚才在床上的那一幕,不禁红晕满面,她微微得摇了摇头,小声道:“我走了。”

“嗯,好,我送你。”

“不用了,你还是看一下资料吧。”说完,就快步地走出了房间。

杨乐天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资料走进了卧室,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很快就对这里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他认为这个分行之所以迟迟建不起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这里的政府行政机关办事效率太低下,各种必需的手续迟迟办不下来,直接导致这分行无法营业。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银行办公场所的问题,根据资料显示,前任主任准备花四百万买下了位于闹市区的一栋四层大楼,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前任主任在购买大楼时没有签定买卖合同,在已经付了二百万订金的情况下,该大楼的所有权人突然宣布要加价,把楼房整体价格升到五百五十万,前任主任当然不同意他临时加价了,便决定不买了,要他退还订金,可他却拒不退还,目前双方正处在僵持之中。另外,还有一些什么人员招聘,前期宣传,购买设备等乱七八糟的事都因前面的两个原因而进行地不太顺利。杨乐天看着这一切,不禁觉得头大如斗,暗想:“这简直就是一幅烂摊子嘛,叫我怎么收拾啊?婷婷啊,这下你算是把我害苦了。好好的办公室不让我坐,偏偏把我推荐到这鬼地方来,管这一烂摊子的事,说不定还吃力不讨好,唉……”

一连两个多星期,杨乐天等三人就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在各个政府行政部门之间乱蹿,七分恳求三分催促的要他们尽快把批文发下来,无奈这些人民公仆们似乎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一下子做了人民的主人,趾高气扬,爱理不理的。他们的口头禅就是“正在办,你急什么急?”弄地杨乐天几乎抓狂,要知道前期的广告已经做出去了,在当地各大报纸和电台都登出了正光投资发展银行矾山分行即将于七月八日隆重开张的信息,可现在离那日子还不到两个星期了,要是到时手续还没办全,不但开不了张,就连前期的广告投入都打了水漂,这怎能不叫杨乐天着急抓狂?另外,赵天和那个楼房所有权人的谈判也进行地不太顺利,那人始终不肯让步,坚持要加价。面对着这些,杨乐天已经暗暗做好了卷铺盖走人的打算了。

这一天,杨乐天决定亲自去和那个楼房所有权人谈一谈,于是他派赵天去行政部门催促一下,自己则带着夏冰上了切诺基,直奔与那人的约定地点。

今天夏冰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白色的迷你短裙,脚下是一双白色的短袜再配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个装扮既青春活泼又显得俏皮可爱。

“喂,干嘛老看我啊?被我迷住啦?哈哈!”夏冰一边开车一边斜着眼睛调皮的问。自从那夜他们险些发生肉体关系后,杨乐天觉得再见面时肯定会尴尬无比,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哪知,第二天见面时,他们非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觉得亲近了不少,两人经常在一起开玩笑,夏冰也从来没把杨乐天当成了上司,倒把赵天给晾在了一边,毕恭毕敬了。对于这些,杨乐天一直觉得很奇怪,不明白其中缘由,但他却是很享受这样一种状态。

“呵呵,你今天的装扮很青春啊,一会和人家谈判时,人家还以为我把哪个学生妹带来实习了呢。”杨乐天笑呵呵得说。

“哼,这么说我以前的打扮很老气啦?”

“不不,以前你是成熟妩媚,今天你是清纯活泼,各有千秋,都是很美的。”

夏冰白了他一眼,嘴角带笑道:“你真会讨女孩子的欢心,难怪你女朋友一天一个电话来问候,原来是怕你……嘻嘻!”杨乐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再言语了。

约定的地点是在商业区的一个咖啡馆。杨乐天和夏冰一前一后的迈进“爱上春天”咖啡馆宽敞明亮的大厅,在一个很大吊灯的照耀下,一排排整洁的桌椅以及精美的装潢显示着这家咖啡馆还是有一定档次的。顺着精致的的红木楼梯拾级而上,里面光影交逐,空气中弥漫着佳酿的醇香和咖啡的浓香,交织混合的味道使人的心也随之荡漾。

夏冰指着坐在靠窗的位置,背对着他们的一个男人对杨乐天说:“那人已经来了。”

杨乐天快步走了过去,说:“对不起,我们来晚了。”那人闻声回过头,顿时两人都一楞,随即两人又同时惊呼:“原来是你!”

第二十章 奇出妙招

“怎么?你们认识?”夏冰在旁边惊奇得问。

“哈哈,岂止认识?我们还是好兄弟呢。”杨乐天笑着回答。

“是啊是啊,乐天可是当年我们寝室的老大啊,也是我们我们学校当时的风云人物哦,呵呵!”那人也笑着说。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就爱瞎说。”杨乐天笑骂道,“来,夏冰,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唐冲,我的大学同学。”

夏冰抿着嘴笑道:“名字我早就知道啦,就是没想到你们会是大学同学,真是太巧了。”

唐冲接口道:“是啊,真巧,自从我们大学毕业后就没再见面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在这里碰面了。”

杨乐天也感叹道:“是啊,时间过地真快。”

“哦,对了,何啸和你在一个城市吧,他现在怎么样?”唐冲问。

“他啊,好着呢,现在他在他老爸的公司里任副总,日子过的得意潇洒,换女朋友像换衣服一样。”杨乐天笑着说。

“呵呵,老大,你也别说他了,想当年你在大学里不也一样,同样是勾蜂引蝶,浪得不行,因此当时谁不知道我们寝室里有个叫杨大骚的人啊?”

“什么?杨大骚?”夏冰在一旁惊问。

唐冲笑着说:“是啊,他是我们寝室的老大,再加上他平时总像只发了情的老猫一样到处叫春,所以就得了个杨大骚的美名。”

“哈哈……”夏冰笑地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杨乐天见他在夏冰面前揭自己的陈年糗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也反击道:“你也别说我,你也好不到哪去,夏冰,我告诉你,你知道他当年是怎么追女生的吗?”

“怎么追?快说啊!”夏冰被杨乐天吊起了胃口,急忙催促道。

“哈哈,告诉你吧,他当时特喜欢一个女生,所以鼓足勇气向那个女生表白,但却被那个女生拒绝了,后来你猜他怎么着?”

“别说啦,别说啦。”唐冲急着要阻止他说。

“嘿嘿,我偏要说,他啊,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赤裸着上身,下面只穿一条内裤,跑到女生宿舍的楼下,怀抱着吉它,对着楼上,唱起了情歌,只可惜一首还没唱完,就被看宿舍的老大妈拿着扫帚追着满校园跑,老大妈一边追还一边喊:‘抓流氓啊!’”

“哈哈……真……真……逗……”夏冰笑弯了腰。

唐冲红着脸说:“你还说呢,这个馊主意还不是你出的,害地我不但被校保卫科审讯了半天,而且还让我因此感冒了,折腾得我够呛。”说完,自己也忍不住和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杨乐天说:“以前我只知道你是安徽人,不知道原来你就是这里的人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开局约会绝色校花,奖励学区房!(会放屁的牛) 校园里的修仙大佬(阿拉叮) 水乡闲情(喝风吸雨) 开局一个系统,扮演身份全靠编(纯洁落雨辰) 重生万亿时代(貔蚯) 盖世神医(狐颜乱语) 文娱从和天后谈恋爱开始(看报又读书) 我与神明画押,成为时间商人(怒火狂风) 东京文艺时代(黑色的单车) 绝代仙医(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