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肉文小说h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6章 少妇出轨笔记家庭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一女嫁三夫完整版      更新:2021-09-26 11:58:36     

推荐阅读:长篇乱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乱轮系小说合集(十分满分的甜) 家庭乱史伦(两个家庭同乐)(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 余震by肉酱意面笔趣阁(淫乱一家亲) 人妻系列少妇(大良凰后母后乖乖让朕爱)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下载(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 欲望之门(继兄乡村乱伦) 快穿肉文小说h(一女嫁三夫完整版)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私欲(黛妃小说)

杨乐天坐到了车里,打开音响,瞬间一股抒情的音乐弥漫了整个车厢,杨乐天舒服的闭上了眼睛,静静得享受着。就这样,很快就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见袁婷婷出来,杨乐天有些着急了,掏出手机准备催催她。就在这时,远远的看见了袁婷婷风姿绰约得朝这边走来,杨乐天只觉眼前一亮,连忙打开车门迎了上去,只见她长发柔顺靓丽的披在肩膀上,还散发出阵阵香味,白嫩细腻的脸蛋略施淡妆,一双大眼睛透出一份令人难以察觉地妩媚,上身穿着一件乳白色的薄毛衣,扣子没有系,内穿一件同样是白色的紧身小背心,把她胸前那丰满的双乳勾勒地更加凸出,下身是一条及膝的黑底暗红方格短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短袜再配上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整个装扮既青春活泼又不失性感妩媚。杨乐天看了由衷地说:“你真漂亮!”

袁婷婷嘴一噘说:“还不是怕你等着急了,其实我好没化好呢,你看我这眉毛,还没描好呢,还有……”

“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你最漂亮啦,根本都不需要化妆。”杨乐天边说边把她推进车里。

袁婷婷娇嗔:“你少来!我看你是着急地要去见你那旧情人吧。”

杨乐天一把搂过坐在驾驶位置的袁婷婷,一边双手乱摸她胸前的那对大白兔一边说:“我都有你这么漂亮的情人了,我还想什么旧情人,新情人啊?”

袁婷婷娇笑道:“好啦,好啦,我和你开玩笑呢,你别把我刚整理好的衣服给弄乱啦。我可要开车喽。”说完发动了车子,驶出停车场。

到了“老地方”茶吧,袁婷婷说:“我看这样吧,你先进去,我随后进去,坐在你旁边的位置,我们就装作不认识,免得让她看见我们在一起认为你是在故意刺激她,从而影响她的情绪。”

杨乐天不禁为她的善解人意而感动,于是捧起她的脸,对准她的红唇,深深得吻了下去,袁婷婷也环抱着他的脖子,热情得回应着,两只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深深得搅缠在一起。过了好一会,两人才气喘吁吁得分开。

“好了,你先进去吧,我在车里坐一会,然后再进去。”

“那好,我先进去了。”说完杨乐天就推开车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袁婷婷那丰满的胸脯上轻轻的捏了一把。

“讨厌!”

杨乐天在茶吧门前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好,还提前了两分钟。走进茶吧,看见秦晓露已经来了,就坐在他们以前常坐的那个位置上,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杨乐天也没出声就直接走到她的对面坐了下来。秦晓露似乎一惊,抬起头,一看是杨乐天,便轻轻地说了一句:“你来啦。”

“嗯!”杨乐天不冷不热得哼了一声,看着眼前的秦晓露,一身很平常的职业套装,脸上好像也没有化妆,两只红红的,似乎哭过,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地杨乐天心里不由得一疼。

“啊!你们来啦,要点什么?还是老样子吗?”茶吧的老板娘见到了杨乐天和秦晓露便笑容可掬的迎了上去问。茶吧老板娘人称云姐,是一个三十岁左右,浑身上下充满成熟魅力的美丽女人。由于杨乐天他俩经常来这,云姐对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好的,还是老样子,两杯龙井,另外再来几样糕点。”杨乐天说。

“要不要再来点……”云姐准备介绍几样新产品给他们,但突然看见他们的脸色不对,于是知趣的闭上口,退了下去。

“说吧,为什么?”杨乐天点上了一枝烟,吸上一口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就是他的钱比我多吗?所以你就另攀高枝啦,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什么原因了。”

秦晓露的眼泪一下夺眶而出,说:“不错,我是爱他的钱,那又怎么了?我和你在一起快两年了,你说你给过什么了?至今还租住在民房里,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给我买过,更别说什么首饰之类的了,贫贱夫妻百事哀,我算是体会这句话的含义了。”

杨乐天听了秦晓露的一番话,一下子瘫倒在了座位上,心想:“是啊,她说的对,这些年来是自己对不起她,没有给她好的生活,如今她找到了她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怪责她呢?”想到这,杨乐天说:“你说的不错,是我对不起你,没有本事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离开我你会过地更好,我祝福你!”

秦晓露再也忍不住了,伏在桌上放声大哭,顿时周围人都向他们看来,一时间弄地杨乐天不知所措,只好说:“别哭了,人家都在看着我们呢。”说完就递上一块纸巾,秦晓露接了过去,擦拭着眼泪,慢慢止住了哭泣,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贪图享乐,爱慕虚荣,你忘了我吧。但我要告诉你,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最爱,再见!”说完站起身来,掩面而去。

伤感的音乐在茶吧里缓缓得飘荡,杨乐天只觉得一阵阵心痛,心里在问自己:“两年的感情就这么完了吗?”他不甘心,可又无可奈何,他改变不了现实。望着这茶吧里熟悉的摆设,嗅着清香的空气,看着吧台上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杨乐天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这里曾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浪漫,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的诞生,没想到现在这里又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的死亡,生活有时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啊!

这时,杨乐天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他想起了袁婷婷,此刻他需要她,他想要她。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肆意的搓揉,想要看她在自己的身体下婉转承欢,他想通过切切实实的占有她的肉体来重获自己对生活的信心。

第十一章 美女如蜜

杨乐天朝四周望了一下,并未发现袁婷婷,“难道她没来?”想到这,杨乐天马上从皮夹里掏出二百块钱放在桌子上,快速得走出了茶吧。果然,那辆红色的保时捷静静的停在门外。

“你怎么没进去啊?”杨乐天钻进车内问,同时张开双臂紧紧得将袁婷婷搂在怀里。

“你怎么啦?我不就是没进去嘛,才一下没见我就这么想我啊?嘻嘻!”袁婷婷笑着说,“其实我不进去是因为我相信你,相信你和她会有个彻底得了结的。”

“是的,我和她彻底结束了。两年的感情就这么完了。”说完,杨乐天将袁婷婷搂地更紧了,袁婷婷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所以任由他紧紧得搂抱,一动不动。忽然,杨乐天的脸转向她的正面,双唇狠狠得压在她的嘴上,将这期待已久的柔软丰嫩的樱唇吞噬进来,疯狂的吸弄着。袁婷婷那急促的呼吸将一阵阵热气扑在他的脸上,使他的舌尖更加迷乱得在上边搅动。很快,难以遏制地喘息让袁婷婷的牙齿分开,香热的气息顿时淹没了杨乐天的舌尖,他近乎野蛮的把自己挤了进去,他开始肆无忌惮的搅动着她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她湿热的双唇几乎贴到了杨乐天的鼻子。袁婷婷的呼吸开始变地粗重起来,两只眼睛闭拢着,脸向一侧倾着,饱满的嘴唇呼出带有她独有的体香徐徐得喷送在杨乐天的脸上。杨乐天忍不住了,将脸埋在她的秀发中,闻着她发际传来的阵阵幽香,吸吻着她那雪白圆润的肩膀,杨乐天只觉得有一股令人血脉喷张的亢奋在体内蔓延。他开始伸出手抚摸袁婷婷那丰满,挺秀,柔嫩的双乳,高高坟起的双乳上盖着一层小巧的真丝小背心,抚摸起来简直和直接摸在双乳上没有什么差异,杨乐天用手指轻柔的挑弄着她微微发硬的乳尖,心里充满了如火的欲望,袁婷婷在他的挑逗下身子发软,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无力的喘息着。抚摸了一会,杨乐天的手又移师向下,沿着她雪白粉嫩的大腿抚摸上去,在即将到达那神秘的两腿间时,袁婷婷不由得双腿一夹,气喘吁吁得说:“不要啦,我们还在大街上呢。”

此言一出,顿时把杨乐天从情欲中惊醒,暗想:“是啊,这还在闹市区呢,虽然两个人在车内,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且这车的隔音性也非常得好,但终究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周围人来人往之中,况且要是做爱做到激烈处,难免会引起车体的晃动,这很容易让外面的人联想到车内的人在做什么。”想到这,杨乐天的欲望消失了大半。他松开了袁婷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袁婷婷面色潮红的坐直了身体,对着反光镜整理了一下衣服头发,然后嗔怪:“你啊,真不老实!”随后又说:“不过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和你相处了近两年的女友就这么离开你了,你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啊?所以刚才你才那样对人家,想以此转移你对这件事的痛苦,是不是?”

杨乐天见她一下就猜中了自己的心思,顿时有些尴尬,面带愧色的说:“对不起!你不会怪我吧?”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这正证明你是一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男人啊。如果你对这件事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我还真怀疑你的人性品格呢。”袁婷婷深情得说。

杨乐天不禁为她的善良体贴而感动,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说:“你真好!”

袁婷婷千娇百媚的横了他一眼说:“你才知道啊。”接着突然话锋一转说:“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可要对我一心一意哦,不然的话,我就割了你这玩意喂狗。”边说边就攥住了杨乐天那仍在发硬的小弟弟。

杨乐天嬉皮笑脸的说:“好啊,不过那是以后的事,可现在怎么办呢?你瞧,它在抗议呢,刚才它没吃到,现在它涨得好难受哦。”

袁婷婷悄脸一红,娇嗔的瞪了杨乐天一眼,说:“谁叫它那么坏呢?让它涨死算了。”

杨乐天涎着脸说:“让它涨死?嘿嘿,你舍得吗?”

“讨厌!不理你了。”说完,袁婷婷松开刹车,踏离合器,挂档,加油门,熟练的操纵着汽车,将车快速得驶上了主干道,朝郊外飞驰而去。

双峰山就在临海市靠西的城边上,离临海市区约二十公里左右,这双峰山不高,垂直高度最多不过三百米,却显宽,绵延数十里出去。以前城里死了人,都去那里垒土掩埋,年代久远了,此起彼伏,重重叠叠的坟墓就蔚为壮观了。阴阳两隔,再加上神鬼传说,双峰山就成了活人的禁区。树木就得以繁茂起来,成就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远远望去,这墨绿一片的山势,极像发了酵的两块大馒头,因此得名双峰山。当然,心思不正的人看到这番景象自然会联想一番。

近些年,市政府把这满山的坟墓迁移了,然后再以极具诱惑的超低价将地皮卖了出去,让修了茶园,果园,宾馆,别墅之类的场所,这里也就改叫了双峰山森林公园。很快,人迹罕至的森林就繁荣热闹起来,成了临海市又一处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到了山脚下,袁婷婷把车停在了停车场,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杨乐天朝山顶走去。一路上,袁婷婷就像个淘气的小女孩似的,兴奋极了,一会摘朵野花插在自己的头上,一会又将野花插在杨乐天的头上。看到袁婷婷高兴的样子,杨乐天也极力的舒展着身肢,抛开那些烦心的事,和袁婷婷一起在铺着六棱砖的蜿蜒小道上,在从树林缝隙里洒下来的阳光下,嬉戏追逐,笑玩打闹。

置身这铺天盖地的苍绿之间,感觉空气十分清新,深深得呼吸了几下,五脏六腑都清爽了许多,杨乐天感觉身心就像一团揉地紧紧巴巴的棉花,突然被浸泡进了水里,极快得就舒展开来了。

杨乐天和袁婷婷来到半山坡的一个悬崖处立住了脚步,回首看山下的城市,林立的高楼,隐去了许多的街道,偶尔一截的出现,如蚁的行人和玩具似的车辆来往着,远处,长江如一条白灰色的绸缎弯曲伸延着,居高临下的眺望,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有了跳出滚滚红尘,身在五行之外的脱俗感,一直盘绕于心的与芹晓露的感情也淡薄了许多,满心的欲念都如激流淌进了平缓的河床。难怪古人要想彻底的了却烦恼,都要去大山深处的寺庙里修炼,空间的隔离,可以断绝了尘世的俗念。伤心事,烦恼事自然也就淡而化之了。

两人终于爬到了山顶,杨乐天和袁婷婷都觉得很兴奋,杨乐天更是站在了一块大石头上,迎着山风,纵声长啸:“啊……”

袁婷婷忍不住在下面掩嘴窃笑,说:“又发情啦。”

杨乐天说:“是啊,我在发思古人之悠情!这多漂亮啊!你也过来看看。”说完,就拉住袁婷婷,两人一起站在了大石头上,极目远眺,只见远山含黛,到处青影潼潼,连接成一片绿色的海洋,山风掠过,四下树林轻轻摇曳,发出了沙沙簌簌的声音,听起来极是舒服。

杨乐天不禁吟道:“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哈哈,你还诗兴大发了啊!”袁婷婷虽然嘴上取笑,但神情却是掩饰不住的欣赏之色。

杨乐天倒真是诗兴大发,接着又吟了一首:“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

“又得浮生半日闲。”袁婷婷嘴里轻轻念道。脸上欣赏之色尤盛,说:“没想到你的文学修养还挺高啊,是个才子哦。”

杨乐天笑着说:“我哪是什么才子啊?你就别笑我啦,这只不过是直接套用古人的诗罢了,又不是我自创的。要说有才,你的才可比我大的去了,你可是堂堂英国剑桥大学的硕士生啊,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二流大学的本科生而已。没法比哦!”

“不,在我心里,你是最有才气的。”袁婷婷那美丽的大眼睛深情得望着杨乐天说。

一刹那,杨乐天似乎从她那清澈如水的眼睛里看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又似乎一片空白,什么也没看到。心里暖洋洋的,默默的享受着这温馨的时刻。

第十二章 山林缠绵

“你在想什么呢?”袁婷婷轻声问。

杨乐天不假思索地回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袁婷婷的脸一片晕红,眼睛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快乐,和杨乐天相握的手捏得更紧了。杨乐天轻轻抚摸着她修长腻滑的手指,那种温凉如玉软绵绵的触感让杨乐天的心似乎都要醉了。

风停了,随风飞舞的树林恢复了平静,这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了,只有鸟语虫鸣声点缀着这美丽幽静的环境。杨乐天能清晰的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袁婷婷那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声象是这世间最动人的音乐,一声又一声的激荡着杨乐天躁动的灵魂。

不知道究竟是谁主动,是袁婷婷主动投入杨乐天的怀抱,还是杨乐天先将她搂进怀里,总之两人是亲密的拥抱在一起。袁婷婷温暖坚挺的乳房紧紧压在杨乐天宽厚的胸膛,一阵阵如兰似麝的馨香淡淡的从她身上传来,那种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滋味让杨乐天如电击般阵阵颤栗。

袁婷婷两手勾着我的脖子,微微昂起头,眼睛紧紧闭着,轻轻眨动的眼睫毛象是害怕又象是在挑逗,漂亮的脸蛋上红润的小嘴充满了无尽的媚惑。杨乐天的身体完全沉浸于眼前这美丽的景象,准确的咬住她的小嘴,舌头抵开她微凉的嘴唇,刚刚进入她炽热的口内,她光滑热烈的香舌立即迎了上来,与杨乐天的舌头亲密的吸允缠绕。两人同时迷醉于这快乐的热吻之中。

不知道究竟吻了多久,当两人喘息着分开时,袁婷婷那靓丽的脸庞写满了欢乐,明亮的眼眸里水汪汪的尽是让杨乐天神魂颠倒的柔情。看着她娇喘嘘嘘的娇态,杨乐天的脑袋里只有两个字——风情,女人的风情,袁婷婷动人的身体漂亮的脸蛋无不散发着醉人的风情,杨乐天从来没有象现在般如此真切的感受过女人的风情,禁不住望着袁婷婷明艳的容颜痴痴的说:“婷婷,你真美。”听着杨乐天的赞美,袁婷婷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旋即柔情万千的将她香甜的小嘴再次送上。

就这样,两人在山顶上相偎相吻,不知过了多久,杨乐天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下山吧。”袁婷婷点点头,两人从另一条小路下山,这一路上的景色与上山时的景色完全不同,这条道好像经过开发,周围高大的树木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桃树。虽然现在已经是初夏了,但这里的桃花开得正艳,满眼的粉红,美丽极了。袁婷婷比来时更加兴奋了,拉着杨乐天的手在桃树林里来回地穿梭,跑了一会,袁婷婷就变地气喘吁吁了,于是放慢了脚步,对杨乐天说:“这里真美!你说要是我们能抛下凡尘俗事,在这里盖起一座小茅屋,过上世外桃源般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啊!”

杨乐天没想到她还有这般小女儿的情怀,便笑着说:“你想学唐伯虎啊?”

“唐伯虎?”袁婷婷有点疑惑不解。

杨乐天解释道:“是啊,唐伯虎也很喜欢桃花,也想在桃林里生活,和你现在的心思一样呢,为此他还做了一首《桃花仙人歌》的诗呢!”

“哦,是吗?那你快给我念念这首诗。”袁婷婷显然来了兴趣。

杨乐天也想借此卖弄一下,便说:“那好,我就来给你念念这首唐伯虎的代表作。”当下就念起了整首诗:“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间酒,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

念完,杨乐天转眼看着袁婷婷,只见她眼神儿痴痴的,目中尽是欢喜仰慕之色,心里大是得意。

时间过地很快,转眼就日已西斜。在返回市区的路上,袁婷婷说:“乐天,你知道吗?今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了。”

“我也是。”这倒是杨乐天的实话,如果不是陪袁婷婷上山游玩一趟,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在与秦晓露分手的感情旋涡里挣扎呢,心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快就好转了起来。

“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今天是星期六,我要回家陪爸妈,就不能陪你啦。”袁婷婷满怀歉意的说。

“没事,陪你爸妈要紧,晚上我也正好休息休息。”杨乐天坏笑着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四合院从那个年代开始(石唯) 老实人逆袭2003(清风拂墨1) 重生俄罗斯当寡头(琉璃湾) 女神的超级赘婿(黑夜的瞳) 潜龙(绝世天骄) 都市之最强狂兵(大红大紫) 一世战龙姜无名苏诗韵(我本疯狂) 重启1986(李想想)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六月生花) 1995之未来不是梦(方格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