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肉文小说h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4章 红杏出墙来出轨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一女嫁三夫完整版      更新:2021-09-26 11:55:40     

推荐阅读:长篇乱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家庭乱史伦(两个家庭同乐)(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 乱轮系小说合集(十分满分的甜) 欲望之门(继兄乡村乱伦) 余震by肉酱意面笔趣阁(淫乱一家亲) 人妻系列少妇(大良凰后母后乖乖让朕爱) 快穿肉文小说h(一女嫁三夫完整版)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下载(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 私欲(黛妃小说)

袁婷婷将车开地飞快,杨乐天问:“我们准备去哪吃饭啊?”

“你想去哪?”袁婷婷反问了一句。

“呵呵!我随你,你说去哪就去哪,客随主便嘛。”杨乐天笑着说。

“那好,我们就去国际大酒店,怎么样?”

“国际大酒店?不用那么奢侈了吧,就随便找一家饭馆好了。”

“呵呵,那怎么行呢?今天你可是勇退歹徒的英雄哦,我怎么能怠慢呢?”

“唉!你今天在这么一个高档的地方请我吃饭,那可不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嘛。”杨乐天故作忧虑得说。

袁婷婷奇道:“我怎么给你出难题啦?”

“你看,你今天在国际大酒店请我,那我以后在哪回请你呢?档次低于国际大酒店的地方吧,那我不是很没面子,档次高于国际大酒店的地方吧,一来,临海市好象还没有那样的地方,二来,即使有,那也不是我这样一个小职员能承受地起的,你说这不是给我出难题是什么?”

“哈哈,没想到你除了能打之外,还挺能说的,你这是不是在暗示我要升你职或是加你薪啊,否则我是吃不到你请的饭啊?”袁婷婷娇笑着说。

杨乐天做了个夸张的表情说:“哇!你好聪明啊,一下子就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啦,我对你的佩服简直如滔滔之江水,连绵不绝;黄河之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哈哈!油嘴滑舌。”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国际大酒店。

国际大酒店是临海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面装修豪华,设施完备,功能齐全,当然其消费水平也同样是令人咋舌的。

车还没停稳,门童就早已侯在了车旁,殷勤地为他们打开了车门,另外还有两人为他们拉开了玻璃大门。进入大堂,里面真是金璧辉煌,就连脚下的大理石地面都似乎闪发着光芒。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看他胸前挂着的工作牌,应该是大堂经理,只见他走到袁婷婷的身边,恭敬得说:“袁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

袁婷婷说:“今天我请一个朋友吃饭,你就在二楼给我安排一个好的座位。”

“好的,袁小姐,请跟我来。”大堂经理把他们带到二楼一个靠栏杆的座位,这个桌位确实不错,座椅的两边摆放着两个大花盆,花盆里绿色植物长得很是茂盛,坐在这里,可以清楚得看到下面大堂的全景,而由于绿色植物的遮挡,下面的人却不容易看到上边的情况。

待两人坐定后,大堂经理问:“二位。想要来点什么?”说完,随手招来一服务员,将菜单递给了他们。

袁婷婷问:“乐天,你想吃点什么?”

杨乐天望着菜单上面那花里胡哨的菜名,也不知道它们具体指的是什么菜,于是说:“还是你来点吧,我随便。”

袁婷婷微微一笑,说:“那好,就来两份牛排吧,再来两份水果沙拉,哦,对了,再来一瓶红酒,要45年的。”

“好,请稍等。”

待大堂经理走远,杨乐天说:“看来大堂经理和你很熟啊,你经常来这?”

“是啊,我天天来这。”

“天天来这?”杨乐天惊讶得问。“那要花多少钱啊?”

袁婷婷看他这副表情不由“扑哧”一笑,说:“我不久之前刚从英国回来,还没来得及买房呢,可我又不想和家人住在一块,因为我自由独立惯了嘛,所以就在这长期包了一个房间,当然就得天天来这啦。”

“那也得要花不少钱吧。”

“呵呵,这个酒店也是巨龙集团的产业,所以我也花不了多少钱。”

“噢!”杨乐天恍然大悟。原来巨龙集团的董事长就是她袁婷婷的老爸袁自雄,老板的女儿在这住那自然是花不了多少钱啦。

杨乐天看了看四周,这二楼就餐的人不是太多,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分散在几张桌子上,不远处,有个白衣女孩坐在那里正聚精会神得弹着钢琴,也不管有没有人欣赏,而楼下,不时有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女孩拿着大拖把在擦拭地面。杨乐天笑着说:“不愧是五星级酒店啊,不用说那个弹钢琴的女孩了,就是下面那拖地的女孩也都个个是美女啊。”

袁婷婷轻哼一声,说:“你们男人啊,整天就知道注意女人,个个好色成性。”

杨乐天叫屈道:“哪有啊?我可是一个新时代的好男人哦,喜欢看美女并不代表他好色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再说了,男人不看女人那看什么?看男人啊,那恐怕色得更加离谱哦,嘿嘿!不过话说回来,有你在身旁,我确实不需要再看其他女孩了,你的美和她们比起来,那就是月亮比星星啊。”

“甜言蜜语,油嘴滑舌。”袁婷婷娇嗔。看着杨乐天那并不算太英俊的脸庞,袁婷婷的眼睛不由有些恍惚了,心里暗道:“像,太像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像,难道真的是上天可怜我对他的日夜思念,所以把眼前这个像极了他的人安排到我的身边,让我和他发展新的感情以忘记过去?不,不可能的,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况且,他不可能代替我日夜思念的那个他。”

杨乐天见袁婷婷眼睛一直看着他,不禁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将头扭到一边,看下面大堂那来来往往的人,这时,他的脸色突然一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了几下自己的眼睛,再仔细一看,没看错,是自己的女朋友秦晓露,只见她和一个男人亲昵得靠在一起走向总台,男人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手拎着一个公文包,她则紧紧得靠在男人身上,而杨乐天也从来没见过秦晓露穿地如此性感,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胸前饱满的乳峰将衬衫前面的两个扣子之间顶起了一条缝隙,透过缝隙可以看见若隐若现的乳沟和白色乳罩的蕾丝花边,下边的短裙紧紧得裹住屁股,几乎要露出丝袜的边缘了。那男的,杨乐天也认识,他正是秦晓露的老板成大富。

袁婷婷见杨乐天的脸色不对,眼睛死死的盯着下面,于是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原来是一对似是情侣模样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只见那男的不知和前台小姐在说些什么,然后拿起房卡,搂着那女的走进了电梯。

此时杨乐天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袁婷婷似乎猜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得问:“你认识那女的?”杨乐天沉重得点了点头,接着袁婷婷又说:“是你女朋友?”

“别说了。”杨乐天一声低吼,但很快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说:“对不起。”

“没关系,我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不过你也别想太多,也许他们是去谈工作。”袁婷婷说这话时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谈工作哪有这样亲密且穿得如此性感的。

这时杨乐天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等了好一会,电话才接通,“喂!你在哪里呢?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杨乐天强行平稳一下自己的心情说。电话那头不知在说些什么,很快杨乐天就放下了手机。

“她说什么了?”袁婷婷关切得问。

“她说她在工作,很忙,没时间。”说完,杨乐天颓然得倒在了座椅上。

袁婷婷说:“我们在等她二十分钟吧,如果再不见她出来,我们就上去揭穿她的谎言。”话一出口,袁婷婷就不禁暗暗吃惊,暗想:“我这是怎么啦?难道我希望看到他们反目趁仇,分道扬镳吗?”杨乐天微微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大口的喝着酒。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杨乐天冲向下面的总台,对小姐说:“刚才那一男一女在几号房?”

“对不起!先生,我们要对客户保密。”总台小姐不卑不亢得说。

“你就告诉他吧。”袁婷婷在他身后说。总台小姐一看是老板的女儿,不敢违抗,说:“在11楼的1156号房。”杨乐天二话不说,冲进了电梯,袁婷婷也紧随其后。

就在杨乐天和秦晓露打完电话的时候,秦晓露已经和成大富走进了房间,房门刚一关,成大富就迫不及待得搂住了秦晓露,三下两下就剥开了她的衣裙,两只手在她那白嫩的身体上游走,感受她那动人身材的魅力,一会从她的小腿上抚摸,一会又从她的香肩往下,在她的椒乳上稍做停留,再滑过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在那黑色的毛发丛中撩拨,还不时用手指夹着她那销魂腔道口的肉块轻轻揉捏。而此时秦晓露的脸颊渐渐开始有些发红了,显然是极力在忍受着他的挑逗,但手却不知不觉地握住了他那跳动的小弟弟,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过了一会,秦晓露终于忍受不了成大富的爱抚了,她两手拥抱住他的肩背,将丰满细滑的双乳紧紧得贴在他的胸膛上,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难以自制的欲火,腻声说:“我们到床上去吧。”

成大富得意得看着秦晓露那春情荡漾的俏脸,一把将她抱到了床上,然后分开她的大腿,露出她那美妙的腔道口,紧接着,他抱起她那弹力十足的粉臀,将自己胯下那早已爆涨得小弟弟猛力地攻了进去。强烈的快感使他们同时叫出声来,秦晓露似泣似乐的呻吟着,象是到了高潮般的紧紧得抱住成大富,分开的玉腿紧紧得缠绕在他的腰背上……

就在他们享受欢爱,欲仙欲死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沉重的撞门声,让他们还没来得及分开亲密接触的身体,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第八章 酒后乱性

虽然杨乐天有了些心理准备,但眼前一幕还是让他感到吃惊和愤怒,只见秦晓露披头散发,全身赤裸,那一对曾经让杨乐天一度为之着迷的美乳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上面的两点鲜红仍然骄傲得挺立着,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兴奋中。而她身旁的成大富也同样是一丝不挂,早已发了福的肚子像一个发了酵的馒头似的想上凸起着,两只白而肥的大腿人字型的叉开,使其交汇处的小弟弟更加完整和清楚的展现在杨乐天的眼前,还沾着他们两人体液的小弟弟仍斗志昂扬得直指上方,似乎在向他的主人抗议:“我还没尽兴呢,怎么就出来啦?”

就这样,两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还没从这场突然的变化中醒悟过来,而杨乐天也不言语,就那样一直盯这他们,这时杨乐天已经从最初的愤怒中平静下来,他要好好看看这一对男女的丑态。三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僵持了一会,突然就听秦晓露“啊!”的一声尖叫,一把扯过身边的被单紧紧得裹住了自己,将头埋在了枕头底下,不敢再看杨乐天一眼。这时成大富也醒悟过来,一边在找自己的衣服,一边结结巴巴得说:“兄……兄弟,我……她……”

“谁是你兄弟?”杨乐天一声怒喝,冲到成大富面前,抬起拳头就准备在他那满是横肉的脸上来上一拳,然而就在他的拳头离成大富的脸还有一厘米的时候,杨乐天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凄惨的惊呼:“不要!”杨乐天生生的收住了拳头,看着秦晓露那充满凄楚的脸和她那布满泪水的眼睛,杨乐天心软了,暗叹一声:“罢了,既然她心里已经没有了我,我又何必再与她纠缠不清呢?”想到这,杨乐天强忍着心里的酸楚,一把推开了成大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身后传来了秦晓露那撕心裂肺的呼喊:“乐天!”

袁婷婷看着杨乐天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问:“怎么样?你没事吧?”她没有跟随杨乐天进屋,而是一直候门外的走廊里。

“我没事,走,我们去喝酒。”杨乐天故作豪爽得说。

袁婷婷知道他心里难过,也不阻止,说:“那我们也别到下面去喝了,就去我的房间喝吧,那里清静,我叫服务员把酒菜端上来。”袁婷婷怕在他喝酒后会在公众场合下闹出什么事,因此这样建议,当然这里面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杨乐天点点头,就随她来到她所包的房间。

袁婷婷住的是一个大套间,虽然里面的陈设还比上总统套房,还也是美仑美奂。当然此时的杨乐天根本无心欣赏,一进门就倒在客厅里那宽大松软的沙发上,陷入了沉思。杨乐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着秦晓露,虽然当初决定和秦晓露好时动机不太纯,当时只是看中了她的美貌和为了摆脱当时失恋的阴影,但经过了这快两年时间的相处磨合,杨乐天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生活上的伴侣,并打算为此付出一生,尽管平时还偶尔和别的女人发生点肉体关系,但这个相伴一生的想法却从未动摇过,也从未想到过秦晓露会背叛他,可如今,他亲眼看见了秦晓露躺在了别的男人的怀里,杨乐天想不下去了,他只觉头痛欲裂。

“来,喝点东西吧。”一个娇柔的声音打断了杨乐天的沉思,杨乐天抬头一看,茶几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原来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酒菜端了上来。杨乐天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慢点喝,多吃些菜。”袁婷婷温柔得说。但杨乐天宛如未闻,仍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袁婷婷只好也陪着他接连喝了两杯。

“能说说你和她之间的事吗?”袁婷婷问。她觉得让他把话说出来对他有利,否则像这样一直埋头闷喝只能是借酒浇愁,其结果当然是愁更愁了。

杨乐天看着袁婷婷那因喝酒而越发显得娇艳的脸庞说:“当初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像现在第一眼看到你时一样,都是那样的令人目眩神迷。”

“是吗?”袁婷婷轻声说,脸上红云密布,也不知是不胜娇羞还是不胜酒力,“那你们后来呢?”

“哈哈,后来?后来你不都看见了吗?我还说什么?”杨乐天虽然这么说,但喝了一杯酒后,还是把和秦晓露在一起时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袁婷婷,因为此时他想说,他需要倾诉,他知道他和秦晓露完了,因此他想来个彻底大回顾。

就这样,杨乐天不断地回忆着,酒也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渐渐的,各色的灯光在他的眼前摇晃着,袁婷婷美丽的面容在他的眼前渐渐模糊,杨乐天的头昏昏沉沉,他只想找个地方趴着,躺着睡觉,再也不想这些烦心事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杨乐天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洁白的床单和被子散发出一股清香,整个身体非常得舒适惬意,离床不远是淡蓝色的落地窗帘,房间干净整洁,布置精致。“我这是在哪?昨晚发生什么事了?”杨乐天在脑袋里仔细得搜索昨晚的情形。

这时,突然有个东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吓他一跳,仔细一看,是只洁白柔滑的手臂,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杨乐天连忙转过脸去,只见袁婷婷正瞪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在看着他。

“你醒啦!”袁婷婷柔声道。

“你……我……做了……”杨乐天一时紧张,结结巴巴得说不出话来了。

袁婷婷看他这副样子,不由得轻声一笑说:“没什么,昨晚我们都喝多了。”

“你不怪我?”杨乐天小心翼翼得问。

“傻瓜,我要是怪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和你说话了。”袁婷婷娇嗔道。

杨乐天听到她这一番温言软语,心里不由一阵激动,暗想:“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她可一直是我这几个月来的梦中情人啊!她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高不可攀,我可从未敢想过有一天能和她同床共枕,现在居然活生生得摆在我眼前,真是令人不敢相信,看来酒真是一个好东西,酒后乱性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啊,没有它,我想我这辈子也不敢对她做出什么越轨之举来。”

袁婷婷看他就这么一直呆呆得看着她,不禁展颜一笑道:“想什么呢?”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杨乐天刚说完,紧接着就一阵痛呼,“哎吆!”

原来是袁婷婷狠狠得在他的小弟弟上捏了一吧,然后调皮的说:“现在知道不是做梦了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都市战狼(荆南) 傲世潜龙(西装暴徒) 回到过去当富翁(黑色墨汁) 离婚后少奶奶她光芒万丈(甜四娘) 都市绝品弃少(散心靓意) 开局签到一辆布加迪威龙(夏如海) 绝世战尊(吴签) 不到四十,被明星女儿送进养老院(清自风来) 空降热搜!国民女鹅是团宠(凤不羁) 协议离婚后,我成了亿万富翁(甜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