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穿越当天龙八部乔峰日众女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十四章 陷囹圄,充面首忍气吞声(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深入浅出娇养最美儿媳      更新:2021-09-21 09:01:45     

推荐阅读:家庭乱伦小说txt(新)(余下全文打不开小说) 阿宾小说(Ben少年) (高h,肉文)长短篇小说合集(温柔以待(H文)) 金鳞岂是池中物-侯龙涛(军文po推荐1Vn) 傻子你的真大(后宫猎艳)(乡村美妇)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杨家后宅1-20暖阳) 穿越当天龙八部乔峰日众女(深入浅出娇养最美儿媳) 神奇宝贝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沦为奴公主殿下微臣馋了) 有种你再撞一下38完整车(飘飘欲仙狼太郎) 胸大有罪(田野花香)(秦守)

,,,

王夫人阅人无数,我身体起了细微的变化,或许瞒得过别人,却万万瞒不过她的一对凤眼。请牢记我们的网址..感觉到我的变化之后,王夫人眼角的笑意更盛,我自认她已经对我动了心,便擡步想要走过去到她身边。

谁知这时王夫人突然挥舞起了手中的长鞭,鞭影横空一闪,已经结结实实地在我右边的膝盖处打了一记。我促不及防之下,又无法运功抵御,这一鞭直打得我通彻心脾,又是打在膝盖的关节之处,顿时一个站立不住,便跪在了地上。

王夫人轻蔑地冷冷一笑,说道:“你这小子果然是个小白脸的心性,怪不得能收服了秦红棉她们那两个贱人,如今想把你那一套用在夫人我的身上哈哈哈哈,那你就是痴人说梦了。”

我心中大悔,明知这个女人歹毒异常,兼且不近人情,便不改对她失了防范之心,如今腿上受伤,又服了她的恶毒药物,却便如何是好但此刻就这样跪在她的面前,却大伤我男子汉的自尊之心,于是我强挺精神,挣扎地从地上站起身子,那条长鞭果然厉害,我虽能勉强站直身子,但两腿哆嗦,实在难以久撑。

王夫人见我如此强挺,又是“哼”的一声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到什麽时候”长鞭一抖,又是一鞭向我左膝扫了过来。

这次我有了防备,虽然无法提起内劲,但好在我的根基打得扎实,两腿强忍疼痛,牢牢地钉在地上。长鞭一抽到我的左膝,顿时“哢”的一声,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我被这一鞭抽得嘴角冒血,但却强忍不动,勉勉强强地站在那里。

这一来连王夫人也不免动容,她的这条长鞭名叫“神仙泣”,乃是用産自天南的坚硬的古藤编成,刀砍不断、火焚不燃,又在特制的药水中浸了不知多少年月,再加上满布长鞭表面的倒刺,用来鞭笞囚犯正是厉害不过。寻常武人,即便有内功护体,吃了一鞭也要痛不欲生,真是神仙也要打得泪下。

这时王夫人深知我内力已失,就这样吃了两鞭,居然还没有跪地求饶,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好有种”王夫人长鞭一挥,便是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鞭打,抽在我的胸前,王夫人见我强忍不动,娇叱一声,又是一鞭向我腿上关节处便要抽了过来,我这时膝骨已裂,站立著已经是勉强万分,这一鞭再抽在腿上,势必非倒不可。

可是就是长鞭即将及身的一刹那,王夫人突然手腕一扣,“神仙泣”猛然反卷,收了回去。

我茫然不解,望著王夫人,王夫人突然又是一阵仰天的长笑:“好果然有些骨气但你的骨气又能撑得了多久呢哈哈小子,不要以爲,我的逍遥极乐丸只能压制你的内力那麽简单”

我心中一惊,方才因爲全身凝聚在王夫人的长鞭上的缘故,还不觉得如何,这时被王夫人这一说,只觉得刚才被鞭打出来的血痕。

突然间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疼固然是疼到了极处,但却不知爲何,并不令人有痛不欲生的念头,反而在那一阵一阵持续不断的刺激中,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意,似乎能够将人体中最深层的勾引出来,而且在不期然中喜爱上了这种感觉,反而渴望更多、更重的鞭打。

“你、你究竟给我服了什麽鬼药”我惊讶莫名,瞪大两眼望著王夫人。看到我身上因被鞭打而破绽的皮肉,以及一丝丝不断渗出的血迹,此时王夫人的双眸中闪过一湾绮丽的水波,使得本就艳丽无双的她平添了几分娇媚。

王夫人原本煞气极浓的脸上,竟然也因此而变得柔美起来,看上去竟是春意盎然。

“逍遥极乐丸可是人间的圣药,一会后,你就知道它的妙处了”王夫人的语音此时变得充满诱惑,似乎在配合著“逍遥极乐丸”的功效,在我的体内引起了一阵难以言表的波浪。

我只觉得伤口处渐渐地由疼变辣,又慢慢地由辣变痒,最终形成了一阵阵不可名状的火焰,竟然全数聚集到我的下身处,使得我的一时再也难以抑止,在我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居然已经高高地挺立起来。

“是不是很舒服啊现在,你还能那麽有种麽”王夫人带著轻笑,头颅微扬,轻蔑地说道。

我茫然的双眼无神地看著王夫人,此时王夫人的影像在我的眼中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但是她娇美的身躯却变成了一团诱惑的火焰,不断地刺激著我的欲火。

“神仙泣”的鞭打虽然难熬,但方才我凭藉意志终究还是能够强忍下来;但此时的这种诱惑,却能够令人心甘情愿地去放弃意志,就算是明知前面是万劫不复的悬崖,也要不顾一切的跳下去

“吼嗷”我的喉咙中发出了一阵连我自己都不知爲何会发出的奇怪声响,一直以来支援著我的身躯屹立不倒的那股意志,此时已经被欲火完完全全地消磨殆尽,“扑通”一声,在“神仙泣”的鞭笞下都没有屈服的双腿,这时终于跪了下去,跪在了王夫人这个女人的面前。

“哈哈,哈哈”王夫人脸上的笑此时变得更加的诱惑,心满意足地折磨眼前的人使她感觉到了极度的快意。

她那张如花的笑脸流露著难以抑止的春意,使得我的双膝不由自主地在地上挪动著,膝盖的碎裂处传来的疼痛本来应该是非常难忍的,但此时我竟然似乎是一无所觉,只是一心一意地向前挪动著,向著王夫人所在的方向

“男人,都是这麽贱的”王夫人看著片刻之前尚且威武不屈的我,在的煎熬下变得如此的丑态百出,不由在口中喃喃地念道。

我却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听她在说些什麽爬到王夫人的脚下,我的喉咙中发出了一阵难听的嘟囔,便双手在地上一撑,向著王夫人飞扑过去。

王夫人没有闪躲,我的双手一把就抱住了她的大腿,一下将她紧紧地箍住,头也迫不及待地紧随而上,向一只狗一般,隔著王夫人的长裙,在她的下身处重重的啃咬。

女人最敏感最神秘的所在被男人如此猛烈地攻击,王夫人也感到了一阵激情的快感,双眼一闭,嘴里也发出了一阵阵醉人的呻吟

此时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心智,胸中欲火燃烧已经变得难以控制,心中著急著发泄这股欲火,却又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做。只懂得有头和嘴在王夫人跨间不断啃著,却不得其门而入,空自急得嗷嗷大叫。

王夫人见状,又发出了一阵荡人心魄的笑声,一脚先将我揣到一边。我方被踢开,便又飞扑而上,王夫人一笑,伸手在我肩上穴道处一点,我顿时便丝毫也动弹不得。

王夫人得意地看著我欲火焚身的狼狈模样,走到我身前,说道:“贱男人,你不是很强吗现在你还能强得起来麽哈哈哈哈”

我哪里还能听到她在说些什麽低下的此时坚硬得如同钢铁一般,以前所未有的程度高高的耸起,薄薄的长裤被顶得差点要撕裂开来。

王夫人这时我觉察到我下体的变化,伸手隔著我的长裤在我上一捏,眼中闪过了一丝吃惊的神色。

“好雄伟的本钱,怪不得能让秦红棉和甘宝宝那两个贱人如此死心塌地

贱人,平时一副道学面孔,背后还是浪得出火的”王夫人喃喃地骂著,手上却不稍作停顿,一下便将我的裤子脱下,露出了那条尺寸空前惊人的。

“好好宝贝”王夫人的纤手在我上爱不释手地抚摸著,舌头微微伸出,舔弄著她的红唇,十足一副荡妇的模样。

我体内的淫火在王夫人如此的挑逗之下,汹涌澎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尽管内力已被压制,但我却不知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力道,硬生生地将被王夫人封住的穴道冲开。

羁绊一去,我毫不犹豫地再度扑上,一把将王夫人的娇躯扑倒在地,自己的身子紧紧地压在她上面。

王夫人挣扎著,却不是想要逃脱我的怀抱,而是要从我粗暴的动作中得到更多的快感。尽管如此,失去心智的我此时还是不得其门而入,王夫人只得用她的纤手拉住我的手,将它引导到自己的腰带处。

我终于知道了该如何去做,右手猛力一扯,便将王夫人的腰带扯断,然后我急色地将她的长裙往下一褪,露出了王夫人两条雪白晶莹的大腿,还有那桃源秘洞上一方小小的黄色亵裤。

此时王夫人的鹅黄绸衫也已经在我的拉扯下向两边敞开,里面一方粉红绸缎的束胸,难以遮掩她两座硕大的玉峰,隐约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的,散发著诱惑的香气,使得我更加是变得如痴如狂。

两手毫不停留地将王夫人的亵裤撕开,一片浓密至极的芳草地顿时呈现在我的面前,神秘的桃源洞中上点点,散发著迷乱的气息,使得我丝毫都没有犹豫,一挺,就要直捣黄龙。

王夫人看著我的,也是一副迫不及待的神情,纤手轻轻地牵引著我的,让它顶著自己的洞口。我两手将王夫人的腰稍稍地向上擡起,让她顺势靠在墙上,稍微向上露出,然后我一挺,一向将尽根直入王夫人的之中。

“啊啊啊”王夫人屁股悬空,尽管早就有了预备,但是我大异于常人的大还是让她一时难以忍受。王夫人拼命挺著腰,两脚的脚尖一下子挺得笔直,声音中隐约带著一丝哭腔,在我的下发出了美妙的呻吟。

我擡起头,一口咬住王夫人露在外面的大半个,一旦得到了发泄的渠道,积攒了多时的满腔欲火便再也无法控制,以飞快的速度在王夫人的中著,每一下都直捅到底。

王夫人虽然有过面首无数,却从没有遇到过像我如此威猛的一条。在大次次到肉的之下,王夫人尽管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像是痛苦无比,但实际上却是舒爽到了极处,几十抽过后,王夫人的腰肢开始乱晃,双腿也跟著开始不断地不规律地颤抖起来。

我的一张嘴在王夫人的硕乳上不停地啃咬著,这时王夫人的粉红丝绸束胸早在我强烈的动作下不翼而飞,那两座雪白的玉峰在我忘情的吸吮之下不断地变幻著形状。

年过四十的王夫人,双峰虽然已经不及少女的坚挺,但却另有一番迷人的风情。但此刻我却无暇也无法去享受这些,因爲“逍遥极乐丸”的药效已经在我的体内完全地发挥,我完完全全地陷落在了这霸道药物的威力之中,只晓得用最有力、最猛烈的动作去疏解胸中的欲火,同时也让眼前的女人得到最大的满足。

、同时被男人疯狂地攻击,王夫人一时间爽得心花怒放,但在她那个极富伸缩性的慢慢地习惯了我的猛烈冲击之后,王夫人竟然还是不满意。

她勉力地挺直自己的身子,把头探到我的胸前,我的胸膛方才在她的鞭打之下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王夫人竟然一把紧紧地咬住我地伤口,让鲜血从那里再度迸发出来,然后王夫人便带著满足的笑容,香舌伸出,一点一点地舔弄著我不断泊出的血液。

伤口处被如此折磨,剧烈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伴随著王夫人得意的笑声,在昏暗的石牢中听起来格外的令人心寒。片刻之后,那种钻心的疼痛转化成更加澎湃的欲火,使我不自觉地不断加快加重著的速度和力度。

王夫人的这时一片泛滥,所谓“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中年成熟女子的淫欲一旦被全部激发,那种对男人的索求简直就是令人难以招架。好在我的本钱雄厚,任由王夫人的如何地翻转挤压,速度和力度都没有丝毫减弱。

王夫人的肥美娇躯紧紧地贴在我身上,柳腰摆动得如同风中的垂柳,冰雕雪堆的两座玉峰和汹涌如潮的下身不断地在我的身上碰撞、磨擦著,嘴角带著一丝我伤口处流出的血迹,如同胜利的女王,正在驾驭著被她的打败了的俘虏。

剧烈的还在继续著,这时王夫人索性反过来一把将我推到在地,内力尽失的我自然无法抵抗,应声仰面躺在地上。王夫人纤手扶住我的,坐在我身上,让对准,一下便重重坐了下去。

“啊”男女二人都同时发出了舒爽至极的一声呻吟,然后王夫人就在我的身上,不断地旋磨、扭动著。

我躺在地上,一张眼就可以看到王夫人的脸泛桃红,一双媚眼如丝般半闭半开,两片猩红的樱唇一张一合,便如同出水的鱼儿一般,正是淫妇情动到了极处的表情,我伸出手来,将王夫人的再度捏在手中,同时熊腰不停地上顶,脑中除了发泄欲火之外,已经没有丝毫其他的念头。

王夫人的十根玉指上,都留著长长的指甲,之时她紧紧地扣住我的手臂,这十根指甲都深深的插入我的肉中,但我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王夫人似乎对鲜血有著极大的兴趣,不是地伏下身子,在我胸中的伤口处撕咬著。一时之间,在疯狂交合的两个男女之间,、汗水、血水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副难以形容的、而又绮丽的画面

混天暗地的一场男女交合,也不知是在什麽时候打上了句号。在“逍遥极乐丸”药力的控制之下,我忘情地疯狂著,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传来的剧痛。但是不断流出的血液却是活生生的事实,终于到了最后,我再也无力支援,眼前闪过一片金光,就这样晕死了过去。

************醒来之时,却不知已经过了多少时日。睁开双眼,眼前是一张硕大无朋的大床,床上的装饰极尽奢华,一枕一被,无不皆是我生平所未见。

我挣扎著想站起身来,猛然发现我的膝盖、手臂和胸口处的伤口已经被人敷好了药物,并且精心包扎好了,伤口虽未痊愈,但也已经不再疼痛。

我站起身子,看看所在之处,竟是一间格局巧致的大房,房中陈设古雅,铜鼎陶瓶,布置得井井有条。我正在茫然之间,忽见得大门打开,耳边传来一阵轻笑,一个人影便走了进来,定睛一看,不是王夫人却又是谁

“我的这个房间如何没有我的号令,没人可进入此处,今天破例让你在此养伤,你还不谢谢我”王夫人微笑说道。

我心情一凝,那一天在石牢中的事情如电般在脑海中闪过。我冷冷说道:“淫妇你用下流药物擒我,好不要脸要被小爷听命于你,那是休想”

王夫人被我一阵臭駡,却不生气,只是一笑说道:“你服了我的圣药,以爲今后还能随你的心意做事麽”

说著从墙壁上取过一直玉箫,放在樱唇之旁,鼓气一吹,顿时一阵怪异之极的声响传了出来。箫声似乎不是传向我的耳际,而是直透脑海。

我一听之下,刹那间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这时王夫人冷冷说道:“还不跪下”

我竟然鬼使神差地一下跪倒在地,“是主人”此时我才明白,那“逍遥极乐丸”,最厉害之处,并不在它能令人内力尽失,也不在于它能催情起欲,而在于它竟然能够控制人的心智,使得服药之人,对施药者言听计从,莫敢不尊。

王夫人放下玉箫,玉步轻移,走到床边,慵懒地斜斜坐在床边,“到我的面前来,坐下。”

我听话地走到王夫人面前,坐了下去。王夫人眼中又闪过那种我所熟悉的淫荡光芒,指著自己的下身处,说道:“还不快点好好伺候主人”

我听话地答应一声,一低头,将头探到王夫人的裙中,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舔弄著她在裙下毫无遮拦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为了姐姐,我成为了世界BOSS(就是干) 保护我方族长(傲无常) 携带系统去修仙(秋雨伴斜阳) 在源能世界中觉醒全知之眼(资产暴增) 斗罗:我!黄金圣龙王(老歌.CS) 我有神级收益系统(不是蚊子)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彤山煮茶) 乾坤说书人(忘川三途) 不灭神魂(太上l忘情) 我有一颗万宝树(云顶红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