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胸大有罪(田野花香)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十二章 色魔正面挑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秦守      更新:2021-09-04 13:36:55     

推荐阅读:阿宾小说(Ben少年)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杨家后宅1-20暖阳) 穿越当天龙八部乔峰日众女(深入浅出娇养最美儿媳) 胸大有罪(田野花香)(秦守) 傻子你的真大(后宫猎艳)(乡村美妇)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继室瑶娘仙侠魔踪) 有种你再撞一下38完整车(飘飘欲仙狼太郎) 神奇宝贝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沦为奴公主殿下微臣馋了) 金鳞岂是池中物-侯龙涛(军文po推荐1Vn) 邪器(家族大混战)

水聲嘩嘩,霧氣蒸騰。

寬敞的浴室裡,純白大理石地面上有個正冒著熱氣的水池,正咕嚕咕嚕的湧出水泡。

三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並排趴在池邊,雪白的胴體已經被熱氣蒸成了粉紅色。

她們的手腳都像四足動物似的橕在地面上,光溜溜的屁股對著水池高高翹起。

這是一種非常淫蕩的姿勢,從後面看過去,可以很清楚的將每個女人的下體都一覽無餘,臀縫裡的騷穴和肛門兩個肉洞全都暴露在視線中。

唔,奶子是倩奴最大,屁股是真奴最肥…一個同樣赤身裸體的男人舒舒服服的泡在水池裡,嘶啞著嗓音對她們品頭論足,不過,皮膚卻是珊奴最好…

你們各有各的特色,哈哈哈……

喋喋怪笑聲中,男人面具後的雙眼閃爍著淫褻的光芒,隨手在三個圓滾滾的屁股上各拍了一巴掌,發出啪、啪、啪的三聲脆響。

女人們同時低呼了一聲,白花花的臀肉一起顫動了起來,看上去說不出的淫靡香艷。

林素真和蕭珊分別趴在兩邊,母女倆一起羞恥的低下了頭,發出嚶嚶的抽泣聲。趴在中間的女歌星楚倩卻十分溫馴,渾圓肥嫩的屁股翹得更高了,而且還有意無意的微微搖動。

阿威看在眼裡,咯咯咯的又是一陣大笑,心裡充滿了得意。

這個以往只能在電視裡瞻仰,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傲女明星,現在已經成了他胯下馴服的女奴隸,不但無條件服從他的任何命叡惺被夠嶂鞫撓萌饊謇慈≡盟鄖蟛┑謾爸魅恕鋇幕緞摹?

這大概是因為楚倩在娛樂圈混了十幾年,本來就比較放得開,既然短期內肯定免不了當性奴的命運,她索性全心全意的討好起惡魔來,這樣起碼目前的日子不會太難過,不管將來能否獲救逃出去,少吃點眼前虧總是沒錯的。

相比之下,女人大代表就沒有這麼厚臉皮了。雖然在惡魔的皮鞭下,她也很快放棄了一切尊嚴哭泣求饒,無比屈辱的過著奴隸般的日子,可是她始終只是在被動的承受。

而且,從受人尊敬的副市長夫人淪落為悲慘的性奴,這種巨大的轉變也令林素真不堪忍受。特別是還要跟親生女兒一起被惡魔肆意蹂躪,每當想到母女倆的身體竟然被同一個男人佔有了,那種羞愧欲死的感覺真是難以用筆墨來形容。她寧肯自己再接受十倍的侮辱,也不想當著女兒的面露出種種丑態。

可是阿威卻偏偏喜歡母女通吃,幾乎每一次都把母女倆叫在一起同時玩弄。丑惡的肉棒剛從媽媽的陰道裡拔出來,馬上又捅進女兒嬌嫩的肉縫,輪流佔有著兩具美麗迷人的肉體,最後在母女倆的哭泣狂叫聲中射出精液……

三只不要臉的母狗,竟然把身體搞得這麼髒,真是不可原諒!

阿威輪流揉捏著她們三個人的赤裸屁股,享受著手上美妙的觸感,嘴裡卻故意罵了起來。

他媽的,隔著老遠都能聞到你們身上的騷味。瞧瞧你們的這兩個肉洞……

嘖嘖嘖,最下賤的娼妓都比你們乾淨些!

聽到這樣的辱罵,不但林素真母女無地自容,這次就連楚倩都羞紅了臉。她們被囚禁以後,雖然天天也都有被帶出來洗澡,但衛生條件畢竟不如外面好,加上惡魔隨時都會心血來潮的對她們發泄獸欲,每個人的身上都難免留下了一些污跡。

賤母狗!自己連澡都洗不乾淨,還要我這個作主人的幫你們一把……

阿威羞辱著她們,隨手抓起池邊的一根軟橡皮水管,一擰龍頭,白花花的熱水立刻噴了出來。

啊呀!

三個女人一起發出驚呼,滾熱的水柱猝不及防的噴到身上,就好像突然給人抽了一鞭似的,下意識的反應就是側身躲避。

躲什麼躲?你們給我洗啊……洗啊……

阿威大聲獰笑,手裡的水管射出一道道水柱,強勁的沖刷著三具成熟性感的胴體。他就像玩水槍一樣,專門瞄准她們的臀縫噴去。

雖然熱水澆在股溝上並不痛,但陰毛卻被沖得七零八落,水柱有力的噴射著嬌嫩的陰部和肛門,蹂躪著這兩個最羞恥的部位。

三個女人驚呼得更大聲了,不由自主的都轉過身來正面對著水池,但馬上又被水花澆了個劈頭蓋臉,眼睛都快睜不開來了,鼻子嘴巴也嗆了不少水。

他媽的,難道還要我給你們洗澡不成……都給我洗啊……

阿威反復的怒吼,水管又對准了她們赤裸的胸脯,三對形狀各異的豐滿乳房被水柱沖撞得不停顫抖,沈甸甸的懸掛在胸前晃來晃去。

楚倩最先回過神來,趕忙彎下腰撿起了地上的一筒沐浴液,倒了點液體在掌心裡,開始在迎面灑下的水花裡擦洗自己的身子。

叮呤,叮呤……

隨著胸前滾圓豪乳的抖動,拴在奶頭上的兩個小鈴鐺也有節奏的響了起來。

楚倩有意討好惡魔,兩手大力搓揉著自己飽滿碩大的雙乳,鈴鐺的響聲更加急促了。

阿威哈哈大笑,水管對准她沖洗了一陣,然後又轉向另外兩個女人。

你們倆也別呆著,給我學著點!

咆哮聲中,林素真母女被迫也擦上了沐浴液,一邊低低的飲泣著,一邊清洗自己飽受屈辱的肉體……

整整一個鍾頭過去了,這次洗澡纔宣告結束。三個女人遵照惡魔的命令,又像狗一樣在池邊趴了下來,雪白的裸體上掛滿了星星點點的水珠,光溜溜的屁股依舊高高的翹向半空。

嗯,讓我來檢查一下,你們到底洗乾淨沒有?

阿威嘿嘿淫笑,分別將她們的屁股掰開,讓那小小的菊穴徹底裸露出來。燈光下看得分明,三個女人的肛門都略有些紅腫,顯然都曾經遭受過堅硬物體的入侵。

啊……

林素真忽然全身一顫,感覺自己肥嫩的臀肉被大大的分開,一股冷風直灌進屁眼,跟著惡魔的鼻尖竟然湊了過來,唏唏唆唆的像是在嗅著什麼氣味。

唔唔,糞便的氣味是沒有了,但是前面這個浪穴的騷味還是很重……

林素真羞得幾乎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堂堂的副市長夫人、全國人大代表竟然會對罪犯撅著光屁股,讓他這樣子檢查自己的肛門和陰部,這實在超出了她心理承受范圍的極限。

過來,幫你媽媽舔一舔……

阿威揪著蕭珊的頭發,把她拖到了女人大代表的身邊,強迫她低頭接近母親的臀縫。

不要……求你別這樣,不要……

林素真驚慌失措的尖叫起來,肥碩的大屁股拚命的左右搖擺。自從被綁架以來,她的前後兩個肉洞都已多次遭到玩弄奸淫,可是還從來沒有被親生女兒近距離接觸過。雖然女人的尊嚴她已經被迫通通放棄了,但身為母親的潛在心理卻還沒有完全消失。

媽的,動什麼動?給我老實點……

阿威不耐煩的喝叱著,重重的在女人大代表的肥臀上拍了幾巴掌,跟著又探手胸前,一把捏住了她柔軟飽脹的大奶子,指尖狠狠的掐著乳頭。

可是林素真卻依然哭叫掙紮著,怎麼也不肯配合,手腳用盡全力的抵抗。

阿威勃然大怒,轉頭沖著楚倩喝道:你幫我一起抓住這頭母狗,我要好好的教訓她!

楚倩應聲站起,二話不說的就向林素真撲了過去,將她的上身緊緊的抱住。

放開我……放開……

女人大代表被摟得喘不過氣來,緊接著兩條腿又被阿威牢牢的抓住了,那鐵鉗般的大手只一扭,她就痛得哇哇大叫,眼淚鼻涕一起湧了出來。

還不到半分鍾,這場實力懸殊的較量就結束了。母親的身體再也動彈不得,只能絕望的搖著頭,任憑女兒默默的俯首在她雙腿間,伸出舌頭舔著陰毛叢中的肉縫……

啊……珊兒不要……噢噢……啊……停下來……啊……珊兒……

圓滾滾的屁股性感的搖晃著,林素真發出羞愧和快感交雜的哭泣聲,突然張嘴一口咬了下去,咬在抱住她不放的女歌星肩頭。

楚倩痛得嘶聲尖叫,兩手胡亂的撕扯著對方的頭發。一時間浴室裡亂成了一團,三個赤裸裸的女子你推我搡的擠在一起,白花花的肉體互相摩擦交纏。

豈有此理,你們這些教不好的母狗!

阿威怒氣沖沖的爬出了水池,大踏步的走到門邊拎起了放在那裡的皮鞭,猛地回身,一連幾鞭狂抽下來。

劈啪!劈啪!

三個女人同聲哀嚎,連滾帶爬的左躲右閃,光滑的肌膚上又綻開了一道道血痕。整間浴室裡響徹著鞭打聲、怒吼聲和哭叫聲,久久也沒有停歇……

************

日歷飛快的一頁頁撕去……一轉眼,已經到了八月中旬。

震驚全國的變態色魔案依然懸而未決,歌壇性感天後和女人大代表被綁架已超過三個月,至今都毫無消息,可以說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而色魔本人也像是人間蒸發了,從五月初起就在f市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出現過。

警方的大網已經撒出去了很久,大規模的調查也一直都在進行,可是始終都沒能取得決定性的斬獲。

跟以往任何重大案件一樣,媒體先是蜂擁齊上的連續報道,早期給警方造成了很大的輿論壓力。但案子遲遲未見進展,時間一長,媒體基本上都失去了興趣,既然炒不出什麼新聞價值來,在官方的授意下也就紛紛低調處理,偶爾纔用一個小小的版面跟進一下案情。

就連f市的市民們也都漸漸淡忘了這件案子。炎熱的夏天裡,又開始有女郎身著挑逗性感的低胸裝外出,袒露著豐滿雪白的雙乳招搖過市。

變態色魔的陰影正在一點點的從人們的記憶中散去。至少在表面上,全市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和安寧。

************

八月二十日傍晚,f市西湖大酒店一如平時的生意興隆,門前車水馬龍。

這是全市最有名的一家酒店,坐落在風景如畫的西湖湖畔。每逢遇到結婚、壽筵等喜慶的場面,兜裡有點錢的市民往往都會想到這裡,幾乎每天都有人大張旗鼓的擺酒請客。

今晚也是這樣,在一樓的龐大廳堂裡,有八張圓桌滿滿的圍坐著客人,歡聲笑語的慶賀不絕於耳,氣氛相當的熱鬧。

石香蘭坐在正中間一張圓桌的位子上,禮貌大方的招呼著身邊的客人喝酒吃菜。她的臉上滿含笑容,內心卻時不時的湧起黯然悲傷的情緒。

最親愛的丈夫已經逝世一年多了,每當想起他來心裡還是會痛如刀絞,幸好他給自己留下了一個遺腹子,讓她可以在這個愛的結晶身上寄托無盡的思念。

……好好玩啊,讓我抱抱小家伙!

酒席上不斷傳來快樂的笑聲,賓客們正在輪流逗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那就是她的心肝寶貝,幾乎每個人看了都十分喜愛,忍不住想接到手裡抱一抱。

香蘭,這杯酒是敬你的,感謝你為我們生下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孫子!

旁邊的席位上,一對老頭老太顫巍巍的站起來,舉著酒杯百感交集的對女護士長說。

石香蘭連忙起身扶穩二老,動情的喊了聲爸,媽,聲音隨即哽咽住了。

這兩個老人就是她的公公婆婆,丈夫死後她並沒有忘記他們,還是一直當成自己的親生父母來孝敬。二老跟她的感情也十分融洽,對孫子小苗苗更是疼愛到極點。五月份的時候原本要給孫子辦滿月酒的,不料公公突然心髒病發作,開刀住院了好一段日子纔控制住病情。

今天是公公的六十歲大壽,他堅持要借這個機會來補辦滿月酒,於是就有了今晚的盛大宴席。八張圓桌上高朋滿座,就連號稱工作狂的妹妹石冰蘭都特意趕來祝賀。

爸,媽……雖然苗苗的父親走了,但我永遠都是你們的媳婦……

女護士長誠摯的說著,恭恭敬敬的向兩個老人敬了酒,然後纔舉起杯子湊向嘴脣。

一股啤酒特有的氣味沖到鼻端,石香蘭的臉色有點兒發白。她本來就不會喝酒,今晚為了不讓大家掃興,已經勉強陪人喝了好幾杯了,這時候實在有些難以下咽。

不過這是公婆敬的酒,她還是決定要喝下去,誰知旁邊突然有只結實的胳膊伸過來,按住了她握著酒杯的右手。

石香蘭驚訝的轉頭一看,這個人是她醫院裡的同事、胸科主治醫師沈松。

伯父,伯母……香蘭的身體不好,恐怕已經不能再喝了,還是用可樂來代替吧!

沈松有禮貌的對兩個老人微笑著,一只手拿走了女護士長的酒杯,同時另一只手遞上了一杯可樂。

石香蘭不由自主的接了過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周圍發出一陣善意的笑聲,有人半真半假的打趣道:沈醫生,你這麼關心石護士長,是不是想重新追求她呀?

沈松淡淡一笑,臉上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望了石香蘭一眼就若無其事的走開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石香蘭的臉頰微微泛紅,忙掩飾的喝著杯中的可樂,一向大方的她忽然覺得有幾分尷尬。她當然明白沈松的心思,可是她這輩子已經沒有再談婚論嫁的念頭了,只想好好的將丈夫的遺腹子撫養長大。

身旁的起哄聲更響了,不少人也都開始口沒遮攔的逗趣取樂,酒席間笑聲一片。只有胸科的科室主任郭永坤面無表情,自顧自的咀嚼著嘴裡的食物。

當他偶然抬頭,目光和坐在對面的沈松相碰撞時,兩個人都露出了很不自然的神色,眼睛裡仿佛都有火花一閃而逝。

這只是短短一瞬間的事,四周圍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除了坐在同一桌酒席上的女刑警隊長石冰蘭。

她對郭永坤和沈松只有一面之緣,完全不熟悉姐姐的這兩個同事,但這並不妨礙她憑著職業的敏銳洞察力,很快就發現了這兩個人表面上互相客氣,其實骨子裡卻彼此不和。

看來他們倆是情敵,都對姐姐有好感呢……

女刑警隊長這樣想著,不由的在心裡先拿兩個人比較了一番。從外貌和年齡上看,沈松無疑跟姐姐比較般配,但郭永坤卻更有地位,他是有名的胸科手術權威,石香蘭公公的心髒手術也是他親自主刀治好的。

在想什麼呢?怎麼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耳邊響起丈夫蘇忠平的渾厚嗓音,打斷了她的思緒。石冰蘭回過神來,微微一笑說:沒什麼。

你呀,難得出來輕松一下,吃飯的時候就別再想案子了。蘇忠平挾了只龍蝦放進妻子碗裡,多吃點吧,你這段時間整個人都瘦了……

他念叨得沒錯,和幾個月前比起來,石冰蘭是明顯的清減了。由於沒日沒夜的操勞在案子裡,她的容色略有些憔悴,體重也掉了好幾斤,原來就只有二十三寸的細腰變得更加纖細,上周一量竟然只剩下二十二寸了!

幸好腰身雖然瘦了許多,那極其勁爆的胸圍卻絲毫未受影響,三十八寸的超大尺寸一點也沒有縮水,脹鼓鼓突起的雙乳還是那麼的飽滿碩大,和消瘦的腰肢一對比,那種不成比例的反差倒引起了更強烈的視覺震撼。

再加上現在是夏天,女刑警隊長穿的是一套較薄的短袖警服,那魔鬼般凹凸起伏的身段根本遮掩不住,極其惹火的曲線真是足以令任何男人垂涎三尺,別的不說,單是看到在那只有二十二寸的細腰上面,居然挺著對足足有三十八寸的豐滿巨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會產生強烈的生理沖動。

事實上從石冰蘭一進入酒樓起,就有許多人偷偷的瞄過她醒目高聳的胸脯,但都只是飛快的瞥一眼就移開了視線。畢竟她穿的是一身威嚴的警服,天生就具有震懾的力量,還有那清冷銳利的眼光更是令人心生懼意,自然而然的不敢在她面前放肆。

可是,例外也還是有的……

女刑警隊長總是有種隱隱的直覺,今晚有人在暗中窺視著自己,每次都是在她低頭吃東西的時候。只要一抬起頭來,凝注過來的目光就會無影無蹤的消失。

究竟是誰呢?這麼鬼鬼祟祟的……

石冰蘭不悅的蹙起眉頭。從目光窺視過來的角度判斷,應該是自己這張圓桌或者對面一張桌上的某個客人……不過也難說,搞不好是從樓上望下來……

這家酒店一共三層樓,姐姐辦的酒席是在最底層的寬敞大廳裡,二樓的平臺只有一半大,坐在邊緣處的那些客人是可以向樓下俯視的,偷窺者也有可能在他們中間……

女刑警隊長不動聲色,纖長的手指剝著碗裡的龍蝦,暗中冷眼觀察著四周。

可是一直到筵席結束,她都始終沒能找到這個人。

——難道是我神經過敏了?在疑神疑鬼?

賓客已經陸續散去了,石冰蘭只能壓下心中的疑慮,起身走到了姐姐面前。

姐!忠平是開車來的,我們送你回去吧。

好啊。

女護士長求之不得,正好拿來當作擋箭牌,婉言謝絕了郭永坤主任送她回家的好意。後者望了這對美貌如花的巨乳姐妹一眼,轉過身怏怏的走了。

結完帳,一家人下了酒樓,女刑警隊長和蘇忠平去旁邊的停車場開車,石香蘭則在門口和公婆告別,二老保持了飯後散步的習慣,堅持要走路回家。因為距離這裡並不遠,又有另外一個親戚護送,石香蘭也就放心的目送二老離開了。

公婆的背影消失後,女護士長抱著寶貝兒子站在酒樓門前,靜靜的等待妹妹和妹夫的車子來接她。

空氣中驀地傳來一股刺鼻的酒味,一個喝得半醉的男人打著飽嗝從酒樓裡踱出,搖搖晃晃的剛走到石香蘭身邊,突然彎下腰哇的吐了起來。

惡臭的氣味立刻四散飄開,幾個經過的路人都紛紛掩鼻,翻著白眼遠遠的避到一邊。

石香蘭也皺了下眉頭,不過長年當醫務工作者什麼污穢沒見過?她還是好心的走上前,一只手抱著兒子,另一只手遞上了一包紙巾。

醉漢接過紙巾抹了抹嘴角,人似乎清醒了一點,轉頭望了過來。

路燈照在他猥瑣的臉上,石香蘭忽然認出了這個人。他是郭主任的一個朋友餘新,好幾次來過協和醫院。

怎麼是你呀!

女護士長的臉色立刻沈了下來。這家伙是個大色狼,頭一次去醫院就在電梯裡對自己動手動腳,後來每次碰到也都是一副色迷迷的表情,最近這段時間更是常常去科裡糾纏自己,令她極度的厭惡。

哈哈……真巧啊!大……大奶媽……

餘新的眼睛亮了起來,視線貪婪的落在女護士長高聳的胸脯上。由於夏天衣服單薄,她胸前那對無比巨碩的美乳更是顯得呼之欲出。

喂……你說話放尊重一點!

石香蘭氣得臉都紅了,一向天性溫柔的她不會罵人,憤然轉過身想要走開。

不料餘新大概是喝多了,竟然淫笑著撲了上來,伸長兩只手臂朝她胸口抓了過去。

女護士長驚叫著閃身躲避,可是懷裡畢竟抱著一個嬰兒,行動不是很方便,差一點就被抓了個正著。

來呀,大奶媽……讓我摸摸呀……

男人嬉皮笑臉的追逐著女人,旁邊的行人看見醉漢撒酒瘋,不但誰都沒有上來勸解,反而興致勃勃的看起了熱鬧。

眼看石香蘭逃無可逃了,突然一輛車吱呀的在路邊停下,一個身穿警服的女子敏捷的跳下車,三步兩步的奔過來攔住餘新,揚手啪的給了他一記清脆的耳光。

小冰!

石香蘭幾乎哭出聲來,躲到了妹妹的身後。

餘新被打得臉上一陣熱辣辣的疼痛,定睛一看,女刑警隊長正滿臉寒霜的怒視著他,胸前的警服同樣被一對豐滿的乳房橕得高高聳起,那驚人的尺寸絕不會比旁邊的女護士長遜色。

靠,你他媽的怎麼打人啊……奶子大就了不起啦……

餘新惱羞成怒,隨手抓起地上的一塊磚頭沖上去就砸,卻被石冰蘭眼明手快的閃過,跟著腳下一勾,同時手肘重重的撞在他的背上。

撲通!

男人摔了個四腳朝天,痛得哇哇大叫,好不容易纔狼狽的爬起來。

當眾耍流氓加意圖襲警!走,跟我回警局去!

冷冷的話音剛落,身後突然傳來丈夫驚訝的聲音:咦,這不是……餘先生嗎?

石冰蘭霍然回頭:你認得他?

蘇忠平湊到妻子耳邊低聲說:上周剛認識的!他叔父就是咱們省公安廳的餘廳長……

那又怎麼樣?女刑警隊長俏臉繃得緊緊的,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我有權給他一個教訓!

蘇忠平和緩的說:我看他不過是喝醉了,還不至於這麼嚴重吧?

石冰蘭有些火了:這個流氓說髒話侮辱你老婆,你不但不生氣,還要努力為他說情?蘇忠平,你還像不像個男人……

算了,小冰!女護士長聽到了這幾句對話,急忙出來勸解,你已經教訓了他,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連姐姐也這麼說,石冰蘭纔強壓下怒火,勉強的嗯了一聲。

蘇忠平卻是雙眉倒豎,魁梧的身形往餘新面前一站,神情不怒自威:餘先生,請你馬上向我妻子和她姐姐道歉,馬上!

面對咄咄逼人的氣勢,猥瑣男子整個人都像矮了半截似的,結結巴巴的說出了道歉的話。

女刑警隊長的氣消了,喝道:滾吧!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耍流氓!

餘新連聲稱是,捂著摔痛了的屁股,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對不起,忠平!我……

石冰蘭心裡湧起歉意,話還沒說完,臀部忽然被大力的拍了一下。

我是不是男人,今晚會讓你知道的!

蘇忠平的聲音很響亮,周圍至少一半的人都聽到了,立刻轟然爆發出了哄笑聲和叫好聲。

女刑警隊長滿臉飛紅,剛纔的英姿颯爽全都不見了,像個害羞的小姑娘一樣快步逃進了路邊的轎車,砰一聲的關上了車門。

——真討厭啊……不過,這纔像我石冰蘭的丈夫!

透過車窗望著那高大熟悉的身影走過來,她隱隱的泛起這個念頭,清亮的眼睛裡不禁浮現出了笑意。

************

八月底,失蹤超過百日的歌壇天後楚倩再一次引起了轟動。她的人依然下落不明,在互聯網上卻突然出現了一套名為楚倩最新寫真的圖片,而且很快就被大量轉貼,以幾何級數的傳播速度流傳了開來。

舉國再度嘩然,因為這不是一套普通的寫真,赫然是楚倩一絲不掛的全裸淫穢照!

在每一張圖片裡,這位從前堅持不露點的性感女神,現在不單只赤裸裸的三點畢露,還淫蕩的叉開大腿展露自己剃光了陰毛的性器,甚至有幾張照片裡還擺出了av女優纔肯拍的掰穴姿勢,大小陰脣和陰道口全都纖毫畢現的裸露了出來。

更令人震驚的是,從圖片上看女歌星明顯遭受過性虐待。她全身許多地方都隱隱留有鞭傷,胸前那對三十七寸的渾圓豪乳上也有捆綁過的痕跡,兩顆奶頭更是被殘忍的各穿了個小鈴鐺,一副飽受凌辱的淒慘模樣。

這套圖片一出,軒然大波再次席卷全國。一開始有人置疑這是合成照,但經過專家的鑒定排除了這種可能性。事實上,用不著鑒定大家也都幾乎可以確定這是真貨,因為女歌星那哭泣的淚眼、那滿含羞辱的表情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

性感女神終於脫光了!從今以後,她那令無數人遐想的惹火身材已沒有任何秘密可言,每一寸肌膚都徹底的袒露給了公眾!除了少數最忠心的歌迷傷心欲絕外,絕大多數男人表面上義憤填膺,內心卻充滿了撿到現成便宜的竊喜。

短短幾日內,楚倩迅速成為華人世界知名度最響亮的明星,然後是整個形象無可避免的一落千丈……

每個人都知道,即使這位歌壇天後將來被警方營救出來,她的演藝事業也從此完了。

一句話,變態色魔毀掉了她!

另一個被毀掉的是f市的副市長蕭川。他的病情本來已有所好轉,剛從醫院回到家裡靜養,不料卻收到了用平郵寄來的一張照片。

這是一張妻子和女兒的合影!兩個時時刻刻都在牽腸掛肚的親人,目光呆滯的坐在鋪著報紙的地板上,兩張頗為相似的美麗臉龐都已失去了神采。她們赤裸著雪白豐腴的肉體,母女倆的肚皮都明顯的隆了起來,一眼就可以看出正懷著身孕。

蕭川急怒攻心,一口鮮血從嘴裡狂噴而出,照片上斑斑點點的濺滿了血跡。

一個小時後,f市副市長因搶救無效,在協和醫院的手術臺上逝世,享年五十二歲。

************

……照片裡的報紙是《f市晚報》,日期是八月三十號!

在刑警總局的隊長辦公室裡,年輕的警官王宇正和上司討論著案情。

孟璇也站在旁邊,不過她很多時候都插不上話,只是認真的傾聽。

顯然,惡魔不會無緣無故的拍出這張報紙。王宇沈聲說,他這是故意拍給我們看的。

石冰蘭點頭同意:他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要向警方示威宣戰;第二是想證明,至少到八月三十號——也就是前天——林素真母女還活著!

但惡魔這麼做又是為了什麼呢?王宇皺著眉頭,以往只有想要勒索的罪犯,纔會用這種方式證明人質還活著。但惡魔這次卻沒有開出任何條件!

女刑警隊長沈默了片刻:我想,他很快就會把條件開給我們的……

話音未落,桌上的電話鈴聲突然叮呤呤的響起。

石冰蘭伸手拿起話筒,一陣久違了的喋喋怪笑聲從裡面傳來。

大奶警花,這幾個月是不是很想念我啊?

王宇和孟璇勃然變色。說曹操,曹操到,惡魔還真的把電話打來了!

是,我每天都在想你。但我想的是怎樣抓到你,讓你接受法律的制裁!

女刑警隊長的聲音很沈著,揮手制止了兩個部下追蹤電話來源的意圖,她知道這肯定沒用。

哈,我可是天天想著你胸前那兩個大肉包子呢……

惡魔厚顏無恥的淫笑,王宇和孟璇氣得臉都紅了,石冰蘭卻還是冷靜的不動聲色。

真可憐,你也只敢在腦子裡想想而已!不是男人!

什麼?惡魔陡然怪叫,你罵我不是男人?

我有說錯嗎?女刑警隊長冷笑,是男人的話,就別老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有本事就出來找我啊!只敢在嘴巴上討幾句便宜,真是讓我看不起!

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粗重的呼吸聲。

石冰蘭心中暗喜,知道自己的激將之計已經奏效了。這還是那晚從丈夫身上受到的啟發,果然惡魔也一樣,受不了別人罵他不是男人。

廢話少說!那三頭母狗我已經玩膩了,如果你不想她們死,最好無條件的答應我的要求!

可以,你有什麼要求?

嘿,答應得這麼爽快,一聽就知道沒有誠意!

難道你希望我跟你慢慢談判嗎?石冰蘭反將一軍。

惡魔啞口無言了。因為害怕被追蹤到電話來源,每次他都只能說上幾句話就匆匆收線。

要不然,咱們面對面的來談一談!女刑警隊長忽然語出驚人,時間、地點都可以由你來挑,就我們兩個人單獨見面!我保證不帶任何手下……你有沒有這個膽量呢?

好啊,不用另約時間了,就是現在!出乎意料,惡魔也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

等石冰蘭念完了一組數字,嘶啞的嗓音又道:六點十分,我在城南老區的那塊廢棄工地等你,到時候再聯系!

電話掛斷了。女刑警隊長一看手表,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四十分!

石姐,我馬上出去布置人手,兄弟們跟你一起去抓他!

孟璇雀躍的就要往外跑,卻被石冰蘭喝住了。

不行!好不容易纔激得他肯出來見面,如果帶著大批人手肯定會嚇跑他,下次就不一定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隊長,我們絕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王宇激動的說。

放心,我對付得了他!

石冰蘭從腰間抽出配槍,匆匆檢查了一遍彈夾,又塞回了槍套裡。

無論如何,讓我和小璇跟著你!王宇堅持說,就我們兩個人悄悄跟在後面,不會引起什麼大動靜的。

石冰蘭考慮了一下,點頭答應了。

三個人動作迅速的離開了刑警總局,沒有驚動其他任何一位同事。

************

傍晚六點十分,城南老區的廢棄工地。

女刑警隊長駕駛著一輛不起眼的小轎車,正好准時的在工地前面停下。

車子剛熄火,手機就嘀嘀的響了。她一邊打開車門,一邊按下了應答鍵。

他媽的大奶婊子,你竟敢耍我!尖銳的怒吼聲幾乎震破了耳膜,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手下開著一輛面包車尾隨你!哼……既然你沒有誠意,那咱們這就一拍兩散,你等著給那三頭母狗收屍吧……

等等,是他們自己一定要跟來!石冰蘭急忙說,咱們可以換一個地點見面,我保證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了……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你的車就留在原地,自己步行出來,到路口打的到兒童游樂場!限你十五分鍾內趕到,別再跟我耍花樣,不然你一定會後悔的!

收線後女刑警隊長一秒也不敢耽擱,立刻離開轎車奔到路口,攔了輛的士坐了進去。

************

傍晚六點二十五分,f市兒童游樂場。

由於晚上沒有營業,大門前空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

一輛的士在門前停下,石冰蘭敏捷的從後座鑽出,一眼就看見地上用粉筆寫著兩行字。

把手機扔進旁邊的垃圾桶,限二十分鍾內趕到華夏商城!

女刑警隊長的心一沈。剛纔她已通過手機命令王宇和孟璇不得跟來,但是有將兒童游樂場這個地點告訴他們,以便他們隨時做出後援。但眼下惡魔不但另約場所,還要自己將手機留下,這就意味著以後無法再跟這兩個部下取得聯系。

——看來,一切還是只能靠我自己來應付了!

石冰蘭無暇多想,揚手將手機擲進了門口的垃圾桶裡,然後重新坐進了的士後座。

的士絕塵而去兩分鍾後,一個佝僂著背的老頭慢慢的走過來,用掃把擦去了地上的粉筆字。

他眼中閃動著警惕的光芒,東張西望了一陣,伸臂到垃圾桶裡摸出了手機。

嘀嘀,嘀嘀……

信號一閃一閃的,有人正往裡面打電話。

老頭咧嘴笑了,切斷手機的電源,佝僂著背慢慢的離開。

************

天漸漸黑了,整個城市華燈初上。

的士飛快的在長街上疾馳,女刑警隊長望著窗外不斷倒退的街景,惱火的蹙起了眉頭。

已經坐車在全市兜了好幾圈了,惡魔變換了四五次地點,始終不肯爽快的見面。

——很明顯,這家伙是個非常小心謹慎的人。他這是在反覆檢驗自己是否欺騙他,並以此甩掉其餘乾警的支援。

石冰蘭又瞄了一眼手表,時間是晚上七點半!

——別急,只要耐心耗下去,對方遲早會沈不住氣的……

想到這裡,她的心態平靜了下來,放松身體靠在座椅的靠背上,就在養精蓄銳中靜靜的度過時間。

************

隊長呢?隊長到底去了哪裡?

兒童游樂場裡,王宇和孟璇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地在空曠龐大的場地裡團團轉。

和石冰蘭失去聯系已經超過了一個半小時!從六點十分開始,她的手機就再也沒有打通過!

盡管最後一次通電話時,女刑警隊長叮囑他們不要輕舉妄動,但兩個人掛念她的安危,最終還是忍不住跑到了兒童游樂場來。

裡裡外外都搜了個遍,沒看見任何可疑的人,也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兩個人的心都揪緊了,這說明惡魔約見的地點並不在這個游樂場,而石冰蘭只身前去跟他見面,危險性可想而知。

阿宇,放心吧!孟璇只能安慰搭檔,石姐智勇雙全,又那麼機警,肯定不會有事的!

王宇滿臉懊惱,狠狠一拳砸在游樂場的鐵門上,發出沈悶的響聲。

************

晚上八點二十五分,石冰蘭站在一個女衛生間裡環顧著四周。

這裡是f市一家名叫黑豹的迪斯科舞廳,這次惡魔不知道又在玩什麼花樣,竟然叫她到舞廳的女衛生間裡看下一步的指示。

四顧無人,女刑警隊長快步走到第三個小隔間裡,隨手鎖上了門,然後掀開老式水箱的蓋子,裡面用膠布固定著一個不漏水的塑料袋。

袋子裡裝的是一整套衣物,還有一張紙條。

換上這套衣服,空手到舞廳裡來!我就在外面等你!

石冰蘭精神一振,終於要跟惡魔面對面的交鋒了!這一瞬間,即使是身經百戰的她也不禁心髒怦怦直跳。

定了定神,她伸手拎起衣物,臉色突然一沈。

這赫然是一套相當暴露的服裝!惡魔顯然經過精心考慮,連絲襪和高跟鞋都准備齊了!

——可惡,這家伙分明是想藉機羞辱我……該怎麼辦呢?是放棄計劃還是硬著頭皮橕下去……

女刑警隊長猶豫了片刻,一咬牙,毅然的脫掉了威武整齊的警服,快手快腳的將全套服裝換上。

這還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穿這麼大膽的服裝,而且穿上以後纔發現,開衩的領口低得連奶罩都遮不住,看上去極不雅觀。

石冰蘭只好摘掉了奶罩,拉開門走到了衛生間的鏡子前。

天啊,她差點站立不穩的跌倒!

——這……這個女人是我嗎?

只見鏡子裡的自己穿著露肩低胸的黑色連衣裙,整個惹火的身材曲線畢露。

光裸的雙肩下面是一大片高高鼓起的白嫩胸脯,超低胸的v型領口根本遮不住任何春光,那對三十八寸的豐滿巨乳至少有一半都暴露在外面。兩顆雪白渾圓的碩大肉團簡直是呼之欲出,中間那道深深的誘人乳溝完全一覽無餘。

而下身的挑逗程度也讓人咂舌,連衣裙的下擺只能勉強蓋住臀部,一雙粉光致致的玉腿完全露在裙外,純黑色的半透明吊帶襪更是性感無比,緊緊的裹著她結實有勁的腿肌,白皙的腳掌踩在清涼露趾的高跟鞋上。

石冰蘭的臉紅了。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打扮成這樣……這哪裡還像英姿颯爽的女刑警隊長?簡直就像個刻意取悅男人的雞……

——這太丟臉了,我絕對不能這樣走出去!

——不……不,為了親手抓到惡魔,我必須做出犧牲……

整整過了兩分鍾,石冰蘭纔下定決心,迅速收拾好換下來的警服和內衣,卷成一團塞進了塑料袋裡,用膠布固定回水箱。

她本想帶著配槍防身,可連衣裙上根本一個口袋都沒有,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同時醒悟到這也是惡魔要她換裝的目的之一,因為穿得如此暴露是不可能攜帶槍支的,這樣纔能真正做到空手去見他。

——該死的惡魔,我今晚一定要將你緝拿歸案!

無聲的默念著這句話,女刑警隊長仿佛增添了無窮的力量,心一橫,步出衛生間向外面的舞廳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九转霸体(锦鲤娘娘) 我的舅舅全是大佬(一桌寂寞) 太荒吞天诀(铁马飞桥) 墨家天下从卧底开始(阿萌的猪) 斗罗:从签到开始俘获女神小舞!(爱吃辣条的闲鱼) 一剑绝世(贪睡的龙) 我真不是绝世高人(秋意浓如许) 轮回乐园(那一只蚊子) 神兵图谱(乐不思薯片) 江户旅人(秽多非人)